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伺候爽了他才爽

作者:农村闲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大孬这个时候指示着几个村民把一张大的八仙桌给搬到屋里,桌子都用抹布擦拭了好几遍,红油漆闪闪放亮。一切都准备好了,王富贵示意孙二胖开始上菜。孙二胖指使着另外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蝴蝶穿梭花丛一般,不大一会就把菜给上齐了。十个菜外加两个汤,色香味俱全,一看就有吃饭的胃口。

    “来,宋县长,尝尝龙王庄的山里的野蘑菇,新鲜着咧!”王富贵冲着坐在宋鹏程身旁的田秀花一使眼色,田秀花立刻会意。拿起桌上一双专用的布菜的筷子给宋鹏程夹了一筷子菜。宋鹏程自然不好拒绝,夹在嘴里尝了尝,不由得连声称赞:“不错,这蘑菇真嫩,而且这做菜的厨师赶得上县里一品楼的大厨了。”

    “县长真是识货的人!”站在一旁忐忑不安的孙二胖听到县长都夸自己做得菜好吃,他不由得一咧嘴,嘿嘿的乐了,“县长,俺家祖上可是在皇宫里当过御厨咧!”

    宋鹏程一听,眼睛立刻亮了:“真的啊,那我可得好好尝尝你的手艺!”宋鹏程跑了一天了,肚子早就饿了,再加上孙二胖的手艺真的很不错,所以宋鹏程边吃边连连夸赞。

    “你叫什么名字?”宋鹏程起了爱才的心了。

    “哦,他叫孙二胖,是俺龙王庄最好的厨子了,据他说,他祖上在皇宫里给皇上当过御厨,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在一旁陪着吃饭的王大孬一见县长问,赶紧站起起来答话。

    “嗯,不错,孙二胖啊,县委招待所缺个大厨,不知道你想去不想去?要是想去的话,我给你安排下!”宋鹏程夹了一口菜,边吃边征求孙二胖的意见。

    孙二胖一听顿时傻了,如果细心的看,就会发现,此刻孙二胖的腿脚都是哆嗦着:“县长,您说啥?”

    “想让你去县委招待所当个大厨,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是觉得你的手艺在这里被埋没了!”宋鹏程还以为孙二胖不愿意。

    “愿意,俺太愿意了!”孙二胖听了,眼圈一红,随即他就跪在地上,要给宋鹏程磕头,“县长,您这是抬举俺咧,俺一万个愿意!”

    宋鹏程点了点头,随即对站在他身旁的司机说道:“小刘,这件事交给你了,过几天,让他去县委招待所报道!”

    王富贵和马建国看在眼里,不由得感慨万分。“狗日的,他孙二胖一个厨子,在龙王庄屁都不是,可宋县长人家一句话,就到县委招待所当大厨了,要是今天自己能好好的表现下,说不定能弄到县里当个干部!”马建国和王富贵眼红不已,两人越发献起殷勤。

    王富贵感觉少点什么,他一皱眉,回头趁着脸对王大孬说道:“俺不是给你说了,让你去俺家小卖铺把那好酒给拎来,你咋给忘了?”

    “没忘,哪能忘咧,俺寻思着先让县长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王大孬一听,慌忙站起身跑到院里,时间不大,他就拎来四瓶酒来。马建国一看,眼睛顿时一缩:“狗日的,这王富贵也真舍得本钱,竟然拎来了四瓶茅台!外加一条中华烟!”

    说起王富贵他的四瓶茅台,还真有一段故事。在七八年前,王富贵刚当上村长的时候。他就开了一个小卖铺。由于王富贵家的地利位置好,再加上他又是村长,所以这小卖铺一开张,生意好得不得了,一连挤垮了村里其他村民开的好几家小卖铺。这下,王富贵就有点得意忘形了,他就打上了村部招待乡里县里干部经费的注意。寻思着弄几瓶好酒,好卖给村部招待乡里县里来的大干部。

    哪知道狗日的王富贵失策了,这七八年来,龙王庄一个大干部都没来过。乡长邢万里倒是来过一次,可村部为了省钱,也没搭理王富贵强烈用茅台酒招待乡长的茬。于是他的这四瓶茅台酒一放就是好几年,幸亏这好酒是越放越香,要是换做是其他东西,早就发霉变臭了。

    “狗日的,你算盘拨打得噼里啪啦的,老子一会就给村会计吱一声,这一次所有的钱都算作你自己的,别想从村部支一分钱的经费!”马建国眼见着风头都让王富贵一个人给抢完了,他恨得牙根都痒痒。

    “秀花,快点,给县长倒酒,你俩先碰一个!”王富贵连连冲着田秀花使眼色。

    “哟,我说王富贵啊,你这下可有点过了,我只不过是个小县长,这规格可太高了,要是有人捅到上边去,肯定说我腐败!”宋鹏程脸上带着笑的看着王富贵。

    王富贵一听,立刻就站起来说了:“县长,这一次不花村部的一分钱,全都是俺个人掏腰包!实不相瞒,俺家开了个小卖铺,这酒烟都是现成的,不费钱!”王富贵说着话,从兜里掏出一盒中华烟抽出来,毕恭毕敬的递给了宋鹏程。田秀花见了,立刻乖巧的站起来拿起打火机去给宋鹏程点火。为了方便行事,田秀花是紧挨着宋鹏程坐着的。她这一站起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故意的,宋鹏程就感觉到田秀花桌下的腿紧紧的贴磨着自己的腿,而她那两个大乃子也若即若离的在他的胳膊上蹭揉着。

    王富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暗自骂道:“狗日的臊蹄子,平日里见你在家臊得厉害,现在咋放不开了?快点臊啊,你臊起来了,那俺这官路可就平坦了!”眼见着自己老婆的乃子紧紧的贴在宋鹏程的胳膊上,随着动作不断的变幻着形状,王富贵非但不生气,反而还嫌弃田秀花放得还不够开。因为他知道一个道理:“只有田秀花伺候爽了宋鹏程,他王富贵的官路才能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