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之五 邪恶力量 1833 病院下的桃乐丝

作者:全部成为F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安德医生的脑海中突然产生,疯狂滋长,在他自己进行否认,用自己所有已知的知识去断定这是个错误的结论前,这个想法就变得牢不可破了。无论如何去攻讦,如何去否定,它都不曾从脑海中消失,就像是在述说着:也许这不是正确,但也并非错误。安德医生明白了,这个可怕的想法,正在以“不可证伪”的方式攻占自己的思想。

    可是,科学是可以证伪的,也是必须证伪的,安德医生觉得自己身为坚定的科研工作者,竟然被一个不可证伪的思想扎根,而感到万分的不可思议。他从自己那不受控制的思想中,从那从未意识到,却偶然间意识到的结论中,从那看似荒谬可笑却实质正在发生于自己身上的状况中,感受到了恐怖。

    安德医生的喉咙干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发不出声音了。他的视野变得模糊,清晰了一下,又再度变得模糊。低沉的咕哝声始终在耳畔缭绕,驱之不去,全身的燥热就像是连血液都要开始沸腾起来。他爬不起来,只能跪趴在地上,狼狈不堪。

    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

    一个脚步声正从黑暗通道那不知道有多深的地方,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安德医生的手电筒滚落地上,他感到自己的手指正在失去力量,也对那渐渐逼近的脚步声充满了恐惧,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遭遇什么,他迫切希望那些和自己一起行动的幸存者能够早点发现自己的异状,在他的耳朵里,在他的意识中,在他能够看见的地方,隐约而模糊的一切,都变得奇怪,那些没有生命的物事宛如活了过来,在原地蠕动。

    被手电筒的光照亮的地面和墙壁像是某种生物的血肉,安德医生不由得再次甩甩头,他不觉得自己看到的是真实,他告诉自己,这一切恐怖的景象都不过是幻象,是自己的情绪影响了大脑的分泌物,进而形成了扭曲这些事物的错觉。他告诉自己,自己必须冷静下来,否则就要掉进那个疯狂的深渊中,谁也救不了自己,谁也无法帮助自己,他必须自食其力,必须以最冷静最理性的视角,去对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况。

    然而,无论他如何告诉自己,都无法让那恐惧的心平静下来,心跳声在黑暗的通道中,就像是雷鸣一样清晰,甚至让他觉得,这颗心脏下一刻就会跳出来。当他这么觉得的时候,无力的手掌便摸到了某种软绵绵湿漉漉的东西,他不敢猜测那是什么,但顺着手电筒的光,他看到了那是什么——蠕动的血肉从水泥地面滋生出来,那活跃得仿佛有自己的思想意识的肉芽正钻入自己的手掌,瞬间让他感到钻心眼的痛苦。

    安德医生想要尖叫,但发出的声音在他听来,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的味道。他想要拿开手掌,但是那些肉芽却疯狂地攀了上来,缝入骨肉中,那异常又痛苦的钻入感,让安德医生快要昏厥。他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异常的血肉殖生到自己手掌,手臂,沿着肩膀爬到他的脸颊和胸膛,他斜着眼角,喘着大气,瞪视在视野边角张牙舞爪的肉芽,他无法描述自己到底有多么恐惧,他甚至想要快点晕倒。

    然后,肉芽在他的视野范围的边界停住,一阵蠕动后,尖端鼓起大包儿,就如同花蕾一样,当这花蕾包儿绽开的时候,安德医生肯定自己没有看错,他看到的是一只眼球,粗看上去,和人的眼球没什么差别,但它散发出一种浓烈的气息,足以让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确认,这绝非是人的眼睛。

    安德医生的意识开始模糊,他的视野也开始模糊,那逼近的异常的危机,似乎转眼间又消失了,地面还是地面,墙壁还是墙壁,只有那脚步声来到极为接近的地方。安德医生努力扭头看去,只见到一个穿着军靴的脚从视野中浮现,那脚连着一个朦胧的上半身轮廓,那是——

    “高川复制体……”安德医生发出连自己也听不到的呢喃声,眼前顿时暗下。

    ——

    安德医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恢复意识的,但他在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时,就十分确信,自己在做梦。一个相对清醒的梦,并不是什么不可解释的现象,每个人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总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清醒过来,用力挣扎,只会觉得**像是瘫痪了一样,而梦中的躯体却不受影响地,甚至不受自己意识控制地,继续活动着。那强烈的禁锢感,甚至让人觉得,自己是否会就此无法起来。

    安德医生知道,自己就是这样的状态。他没有强求自己清新过来,他只是带着朦胧的心态,注视着梦中所发生的一切:自己漂浮在一片不见边际的水中,无法证明这里是海,因为他无法品尝到这水的味道,亦或者说,觉得自己在“水中”,紧紧是因为在视觉上,眼前这荡漾着波动着的光景,宛如在水中一样。

    自己也不是沉在水中漂浮,更具体一点形容,安德医生觉得自己是一个幽灵,根本没有和这些“水”进行接触。光不知道从何而来,强度让自己能够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在这宽阔的视野中,还有许多东西在水中游动,但却又并非全部都是水生物。安德医生看到知名和不知名的鱼类、昆虫、动物和植物,它们每游动一下,轮廓就会变成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命,浸泡在这片水中的,与其说是一个丰富物种的自然界,不如说,是许许多多的边形怪。它们仿佛在揭示生命成长和改变的历程,但有的时候,这种变化在安德医生看来却又没有什么清晰具体的联系和意义,仿佛仅仅是为变化而变化而已。

    安德医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他在这里,看到了许多自己未曾知晓的存在,却又无法描述这些存在的具体模样,当它们离开,它们在安德医生心中留下的影子也会迅速淡去。安德医生不知道,这个梦到底想要对自己说什么,这不像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类型,也从感觉上,无法使用“人的已知信息的打乱重组”类似的理论来解释。这个梦是荒诞的,却又让人感到真实,虽然真实,却又让人清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安德医生能够做的,仅仅是漂浮着,宛如幽灵一样,注视着这一切。

    一种悸动袭来,让安德医生这种幽灵般的隔离感消失了,弥漫在四周的水顿时将他一卷。安德医生无法反抗,只能仍由这股力量将他拖往水下的最深处。安德医生如同溺水者一样,翻滚着,张开嘴巴就会有水倒灌进来,咕噜噜的气泡从他的呼吸道冒出,他觉得自己的内脏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般,变得无比的僵硬,而呼吸就更是困难了。

    但在这样的痛苦中,他挣扎着移动手指,移动手臂,将自己的知觉和脊椎连在一起,下一瞬间,他猛然停止身体,从噩梦中苏醒过来。那让人痛苦的窒息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肺部的不适,让他忍不住一阵咳嗽。然后,他意识到,自己正躺在一个容器中,容器没有封盖,却注满了液体,自己被淹没其中,差一点就窒息——不,不对,自己应该早就被沉在这个容器中了,这些液体并非自己窒息的理由,这么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闪现。

    安德医生发现了,浸泡自己的液体的颜色,和l十分相似。不管是怎么回事,但自己似乎已经获救了。安德医生想到这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更多的记忆纷至杳来,很快就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自己似乎找对了地方,除了那些潜伏者的藏身之所,还能是哪里呢?

    也就是说,自己被这些潜伏者捡到并救了回来?安德医生带着疑问,观察着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除了身下的容器外,没有更多的摆设,空荡荡的房间有着坚硬的质感,说是牢笼不像牢笼,说是医疗室也不像是医疗室,总是就是一个空旷又似是而非的房间,安德医生翻下身体,离开充满液体的容器,赤条条地站在房间地中央,却什么出入口都没有找到。

    “谁在这里?有人吗?我是安德!病院的安德博士!”安德医生大声喊道,回应他的是自己的一遍遍回音。很奇妙的,之前那种身体发热,充满幻觉,心悸严重,又疑神疑鬼的感觉全都消失了,他觉得自己正在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我是来合作的!难道这里没有人想要离开这个岛吗?没有人想知道外面变得怎样了吗?”安德医生不气馁地继续喊道:“来个人听我把话说完——”

    “很遗憾,安德医生,还能够听到你说话的人不多了。”第二个声音终于响起,让安德医生喜出望外,这次行动最让人害怕的,是对方因为自身立场的缘故,而拒绝进行商谈。只要可以交流,就意味着拥有合作的基础。

    “谁?你是谁?”安德医生转着身体问,却没有在房间中看到别的东西。也许是在外边通过装置对话吧,他不由得这么想。

    然而,在下一刻,一盏盏灯依秩序从他的左手边亮起,一直蔓延到右手的另一端,整个封闭的房间顿时变得亮堂起来,虽然仍旧没有太多装点的物事而显得格外单调,但却有一个东西变得明显起来。那东西贴着墙壁伫立着,十分醒目,安德医生看到的第一眼,连声音都失去了。

    数不清的管线从天花板上垂吊下来,接驳着一个足足有十五米高大的身体。这个身体拥有人类女性的性征特点,但那绝非是***而更像是某种异化而膨胀的肿瘤,像是正在繁殖的肉块,像是胡乱堆积的金属设备。给安德医生的感觉,那既不是有机物,也不是无机物,两者的结合没有明确的分界线,有一种凌乱的半吊子的感觉,可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格外地狰狞、恐怖、让人产生一种感同身受的,从审美意识到生理意识上的巨大痛苦。

    这半截女性性征的身体被管线纠缠,插入,仿佛在遭遇虐待,有像是那些管线已经成为了这个异常身体的一部分。十五米左右的巨大体积倾斜着,只用管线吊住,让仰视着它的安德医生感受到一种将要坠落,砸在自己身上的压迫感。

    凝视着这个东西——安德医生无法准确告诉自己,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总而言之,它仿佛,应该是有生命和智慧的——他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它,但又从脑海中无法找到相关的记忆。安德医生想看它的脸,但那里什么都没有,仿佛面部五官有一层无形的黑膜遮挡,那黑膜有一种让人无法转移目光的可怕吸引力,但是,太过注意那里,只让安德医生感到晕眩作呕。

    不,真正说来,眼前的这个巨大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光是看到,就让人无法产生任何正面的情绪。

    “你是什么?”安德医生想问:你是什么人,但是,说出口的时候,却变成了这样。他自己也不觉得,眼前的东西是人类。

    “我是桃乐丝。”那东西如此回答。安德医生看不到它是从身体的哪个部位发出声音的,但是,再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之前那种恶心作呕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这个声音,已经无法用好听或不好听来形容,而完全是一种超乎人类正常听感的声响。安德医生只觉得,这个声音从皮肤钻进肌肉,又从肌肉钻入了骨骼,沿着自己的神经上行,钻入到脑子里,让他怀疑,自己到底听到的声音,是不是真的在说着自己能够理解的话。(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