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655章 发难

作者:猪三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陛下,不仅仅是叶巡风使在追查地个潜入的魂魔王者,就是臣也一直在追查。”西巡狩洗千古开口道。

    “不过陛下曾经交待过臣,要多多提携叶真,臣便命令臣的人暗中调查,不要惊动叶巡风使,看看他能力到底如何!”

    “不得不说,叶巡风使能力确实出众,心思缜密,行事稳重,一直紧紧的咬着那名魂魔王者,不过”

    听到这里,乾坤殿内的朝臣们各个竖起了耳朵了,前边西巡狩洗千古夸叶真的话,谁信谁傻啊,现在的‘不过’这两个字,才是真正的内容。

    “不过叶巡风使终归吃了年轻的亏,少了几分老辣!在那魂魔王者抵达沙河城之后,并没有马上开始调查沙河城内的情况。

    臣当时接到属下的回报,便命令臣的属下给叶巡风使补上这份失误,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查了沙河城内的可疑人物!”

    “臣的属下迅速的盘查过后,发现那个沙河城驻军大帅高修的来历有几分可疑,发现此人早年还未发迹时,竟然出售过几样来自魔族地界的特产。

    臣的属下就迅速深挖这件事,发现这沙河城驻军大帅高修很有可能是被魔族控制的奸细。

    正当属下命令以沙河城驻军大帅高修为诱饵,彻底挖出那一带潜伏的魔族奸细,那个高修,竟然被一个神秘高手给干掉了。

    可惜,线索自此断绝。可能是哪里走漏了风声,功刀一馈。”说到这里,西巡狩洗千古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离亲王姬原。

    离亲王姬眼目光只是一动,就出列质问道,“洗巡狩,本王听了你这么多废话,但却没有听出你这些废话与眼前此事有何关系?”

    “或者说,你是想在陛下这里控诉叶巡风使御下不严,走漏了消息吗?”离亲王姬原喝道。

    “不不不,臣并没有此意!高修被灭口,有巧合也有必然,那么多人追查那个魂魔王者,打草惊蛇的概率很大。

    臣要说的是,根据臣麾下的一干参与此事的鬼探、灵探调查所得的情报表明,那个高修,在加入天明侯国军队之前,就已经与魔族有了关系,就已经被魔族所控制,成为了魔族的奸细。

    从这方面来说,天明侯国与明樘,也是被这魔族奸细高修给害了。”

    说到这里,西巡狩洗千古正色道,“臣做为西巡狩,将臣调查所得的情报,原原本本的回报给陛下,这是臣的职责所在。

    如今,臣已经回报完毕,情报仅供陛下参考,如何处置,全凭陛下圣意!”恭恭敬敬的磕头行礼之后,西巡狩洗千古就退回了班列之中。

    龙座上,仁尊皇姬隆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若有人敢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仁尊皇姬隆额头的青筋正在一跳一跳的,有些已经像是蚯蚓一般鼓了起来。

    仁尊皇姬隆的怒火可想而知。

    西巡狩洗千古口口声声情报仅供参考,如何处置,全凭陛下圣意。

    可是,西巡狩洗千古已经将事情说的很明白了,那个涉嫌里通敌国的天明候国沙河城驻军大帅高修,是在加入天明侯国军队之前,就已经成为了魔族奸细。

    天明侯国本身也算是受害者。

    更重要的是,这个情报,是出自叶真的顶头上司西巡狩洗千古的话,

    相比之下,西巡狩洗千古的在巡天司内的身份更高,位份更高,更是叶真的顶头上司,这个论断,非常的有说服力。

    要是换了别人,哪怕是离亲王姬原出来这么说,仁尊皇姬隆就可以一巴掌给他糊回去,你又不是专门搞情报的,你怎么知道?

    但西巡狩洗千古说出来的份量,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那个沙河城驻军大帅高修,已经死了。

    死无对证啊。

    所以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只能由得叶真与西巡狩洗千古去说了。

    叶真是占了那个灵影的利,所谓的铁证。

    而西巡狩洗千古的身份更有说服力,而且,就算仁尊皇姬隆细查下去,仁尊皇敢保证,西巡狩洗千古那边绝对能够拉出几百个调查过这件事的探子。

    洗家在西巡狩的影响力和控制力,那可真不是吹出来的。

    至于西巡狩洗千古说的很好听的如何处置,全凭陛下圣意这种话,他姑且说说,你姑且听听就是了。

    真当朝堂上的那些倒几天庙的亲王、国公重臣是吃干饭的。

    若是仁尊皇姬隆敢无视西巡狩洗千古的情报直接重重的处置明樘与天明侯国,那些朝臣,铁定会一个个的暴跳如雷,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昏君。

    甚至会有人玩一手血溅乾坤殿的好戏,让他这个皇帝下不来台。

    就是他这个大周的至尊,也不是想处置谁就能够处置谁的。

    叶真也是默然。

    叶真很清楚,西巡狩洗千古的什么调查跟证据,全它玛是胡说八道。

    本身魂魔王者的事情就是子虚乌有,是叶真自个搞出来的。

    可是,洗千古是顺着叶真的话往下捋的,在叶真的证据基础上发挥出来的,叶真明知是假的,但也无从反驳。

    只能说,这些个家伙一个比一个厉害。

    叶真觉的他的证据已经将明樘和天明侯国逼到了死地,但没想到西巡狩洗千古与离亲王姬原一唱一和,就将叶真的那个铁证的威力削弱了七八分,将明樘和天明侯国从死路上捞了回来。

    “天明侯国没有被魔族从内部陷落,朕心甚慰,不过,此事,也给我大周敲响了警钟。

    要时刻提防魔族的潜入、渗透!

    天明侯国与天明侯国太子明樘虽然在此案之中,也是受害者,但却难逃失察之责!军队元帅重职,竟然不经细查,就地任命,委实太过粗心大意。

    降爵一品,受龙鞭一百,以作警醒!”仁尊皇姬隆喝道。

    此言一出,明樘终于松了一口气,算是逃过了一劫,心神一松,立时发觉浑身湿漉漉的,难受无比。

    方才,却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西巡狩洗千古与离亲王姬原相视一笑,眼眸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感觉,太爽了,在他们的联手下,就是龙座上的皇帝,也得吃瘪,也只能妥协。

    但是还不等他们的得意,仁尊皇姬隆的声音再次响起,“此事虽然对天明侯国小惩大诫,但魔族奸细潜伏一事,却必须要慎之又慎,万万不可大意。

    传朕旨意,着南巡狩对所辖区域展开细致的盘查,尤其是魔族奸细出没的天明侯国,更要仔细的盘查搜寻,

    下至八九口小吏,上至当朝丞相大元帅,还有天明侯国王宫内的太监、禁卫头领官员,统统要查清底细,以防有还有其它魔族奸细潜伏!”

    “老奴领旨,老奴这就给南巡狩传旨!”鱼朝恩的声音响起。

    眼眸中刚刚闪过得色的离亲王姬原与西巡狩洗千古则是一脸的愕然,随然脸色就变得难看无比。

    刚刚逃过一劫的明樘,也是一楞,随后就苦笑起来。

    仁尊皇姬隆传的这道旨意,表面看没什么,但问题是,巡天司查起底细来,将你叫过去问话一趟,那也是查,将你关起来拷问个十天半个月,那也是调查。

    尤其是在侯国奉旨行事,巡天司更是肆无忌惮。

    而南巡狩乃是皇室的死忠,绝对会不折不扣的执行仁尊皇的圣旨,这一点上,就是离亲王姬原等人也无能为力。

    能做的,就是通过天庙施加影响力,让南巡狩做的不过至于太过离谱。

    但就算如此,未来两三年内,天明侯国怕是会被整的鸡飞狗跳,不得安稳。

    南巡狩那边就是借机整死天明侯国的几个能臣猛将,也很正常。

    换言之,天庙此时正在发力的天明侯国这颗重要的棋子,未来两三年甚至五六年来,不要说发展了,能不后退那都不可能。

    天明侯国将会被因为这一道圣旨而被重创,国内也会变的混乱无比。

    想要扩展,那是不可能的了。

    明樘、西巡狩洗千古、离亲王姬原,百里绯、木栩、震衍等人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脸色才会变得难看无比。

    至于明樘,逃过了生死一劫的他,还能说什么呢?

    相比于整个天明侯国被抹杀,举国上下被闹的鸡飞狗跳,已经不算什么了。

    御座上的仁尊皇姬隆眼中满是冷意,他毕竟是九五至尊,哪怕被逼在朝局上吃了亏,也能在另一方面找回来。

    做为一个九王至尊,他可是很记仇的!

    等今天散朝之后,他会给南巡狩那边下一道秘密口谕,怎么折腾天明侯国怎么来,怎么祸害天明侯国怎么来。

    甚至就是刻意栽灾嫁祸,将天明侯国的重臣弄成魔族奸细,甚至借机在打明侯国中打下一些钉子,都是可以的。

    这些东西,应该怎么做,南巡狩比仁尊皇姬隆更清楚更专业。

    离亲王姬原、百里绯、木栩、震衍等人交换了一些眼神,眼眸中齐齐浮现了一丝无奈。

    这一点,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说保下天明侯国,已经不错了。

    下一刹那,月殿殿主缓缓顿了顿手中的散发着温热气息的赤色权杖,缓缓的走到了乾坤殿正中央。

    叶真的瞳孔骤地一缩,天庙的发难,来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