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21节:格兰华尔大道794号Ⅱ

作者:半步炼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走上台阶,玛索看着小平台上的奥术留声机,从一旁的胶片架上拿出一张胶子放上,将奥术读针放到碟片上,看着黑色胶片开始转动,钢琴的独奏响起。

    “我在爷爷那边听到过这首曲子!”潘尼与悠久异口同声的说道。

    玛索听着这首钢琴曲,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真好听,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母亲会喜欢这样的音乐。”,这是一首非常美的独奏,玛索扭头看向姑娘们:“是地球的中古原声吗。”

    “嗯,因为爷爷时常会听一些属于他年轻时的音乐,他总是说他是那个时代最后的见证者了,如果有一天他死了,那个时代就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有人记得并熟悉的时代了,而是变成了一个死气沉沉的属于历史课本上的故事了。”说起这句话的时候,悠久瘪了瘪嘴,而潘尼也是叹了一声:“爷爷已经非常的老了,有一段时间,他的电子脑的思维速度都已经降到了危险线以下,最后好不容易的变好了,真是辛苦奶奶们了。”

    虽然不知道长辈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玛索觉得,如果一个人活在世上,经历了好几个百年,他所熟悉的时光在年轻人的眼里只不过一段历史,他所熟悉的一切都成了他脑海中的回忆,那样的生活一定会非常的疲累吧。

    “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还要去找到情报呢。”悠久笑着牵住自己的表妹,潘尼跟在悠久身后跑上了二楼:“玛索先生,另一边就交给你了。”

    既然姑娘们选择了左侧,那么玛索也就理所当然的进了另一侧走廊因为线下有事,安妮下了线,所以只有玛索一个人行动了。

    推开第一间的房门,玛索看到了一个储物间,打开这些柜子与抽屉,猫崽发现里面装满了各种火枪,弯刀和铅弹,好吧,看起来玛索的母亲还真是喜欢有备无患这一套。

    收拾好一切,玛索退出房间,在门上贴了已检查的单子,走到第二个房间前推开房门,嗯,一个看起有些温馨的房间,大床,梳妆台,放着衣物的柜子,放有茶具的桌椅,这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玛索打开了衣柜,看着里面很显然是一米二们才会使用的内衣与睡袍,猫崽面无表情的关上衣柜,然后搜索了一下床头,看到了一本日记,他拿起它,翻开了第一页。

    ‘进入这个游戏第三年了,苏菲小姐总是那么可以给人以惊喜,上一次的大船,还有这一次的漂亮大房子,虽然家族有比这更比更漂亮的房子,但这毕竟是我们团队自己亲手打拼下来的……真是太喜欢了,我与姐姐获得了这个房间,为了记念我们的第一个房间,我们按照记忆复原了房间,看起来真的是太温馨了,等把南边的任务完成,我们就可以退休,平平安安的渡过这次开放的最后一段时光了。’

    日记上除了一些无聊的日常之外,就只有这么一条消息能够吸引人了,写这日记的应该是一个玩家,从字迹上来看,应该是一位女性,考虑到母亲团队里三教九流人员众多,这位的身份一时半会还无法确认,但是床上有两个枕头,应该会是一对姐妹?

    带着这样的疑问,将日记放回原处,退出房间,在房间门上贴了一张有情报的单子,玛索向着第三个房间前进。

    推开房门,玛索看到的是一个有着厚厚的地毯的房间,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一个大被炉,这应该是玩家们休息的地方,考虑到一楼的平面,这房间的楼下应该就是厨房,嗯,应该是利用楼下的奥术火炉来给楼上进行供暖吧,至少系统表示这房间的温度之前的两个房间要高许多。

    看了一圈,发现没有别的什么东西,退出房门的猫崽关上了门,贴了一张已检查的单子。

    剩下的两个房间,虽然都是卧房,但没有什么情报值得确认,看起来不像是有人住的,或者说住的人并没有写日记或是有遗落什么物件,又或者第二个房间的日记的主人是这儿的常住户口,她们把日记留在房间里,是觉得自己可以再回来拿或是住……只可惜,诅咒最终打乱了她们的行程。

    感叹着这座老宅曾经的记忆,玛索回到二楼楼梯口,和姑娘们交待了一句,就继续往上前进了。

    ………………

    “玛索,你检查的够快的。”和玛索打了一个招呼,目送这只猫崽上了楼,悠久和潘尼推开了她们这一侧的第四个房间,一推开房门,姑娘们就被里面的装潢给吸引到了眼球漂亮的落地窗帘,手工织就的棉制品,虽然没有机械精工的镂空花纹,但是就手艺上来已经是精品了,那若大的床上有着金色的丝绸大被,房间的一角还有画架与上面已经画完了的画像,上面还盖着布呢。

    “看我找到了什么,这不是玛索母亲的日记吗!太好了!这上面一定会有重要的情报!”悠久在床头的柜子里一阵翻找,还真的找到了好东西。

    而潘尼走到画像前,掀开画布,看着肖像上的猫崽,这是一只有着黑色毛发的小猫人,笑的有些坏,带有一撮白毛的尾巴翘在身后,这位公主殿下有些奇怪的歪了歪脑袋:“奇怪,为什么这只猫崽我总觉得看起来有些熟悉。”

    然后潘尼扭头看了看悠久:“我怎么觉得这画里的小猫那么像洛万塔家的那个傻子呢。”

    “……就是那个洛万塔家的傻子。”悠久非常冷静的关掉了直播,然后才做出的回答。

    潘尼沉默了一下:“我的表姐,你已经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了,而且我觉得这应该是我的麻烦而不是你的,所以我没有告诉你。”悠久的话语半真半假,真的是这个麻烦的确给她带来了不小的打击,而假的是……这其实算不上是麻烦。

    “你的麻烦,你知道当我知道玛索是白尖尾家的孩子的时候,到底有多么失望吗,明明是这么妙的小猫,却为什么流着……玛索姓苏。”

    悠久和潘尼相视并沉默着,然后同时拉开了嘴角的弧度。

    “你对事物的看法还真是有独到之处,表姐。”露出笑容的潘尼扬起了眉头。

    “这是智慧啊,我的表妹,玛索如今可是苏家的孩子啊。”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的悠久点了点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处理那个白尖尾巴的家伙。”

    “说到这个家伙,我终于知道我第一眼看到这张画的时候为什么突然的想揍人……不过在办好正事之前,我手里的家伙只怕是没办法落在他脑袋上了。”潘尼说到这儿咬住了牙口:“我以前就非常奇怪,为什么这家伙做为长子,却一直不得父亲宠爱,原来是这样一个没有节操的家伙……我发誓,我要让这家伙明白什么叫制裁的铁拳。”说完,这姑娘瘪了瘪嘴:“悠久,我真的想揍人,你会帮我吗。”

    “没问题,到时候要我搭一把手吗?”悠久平静的问道。

    “太好了,我就喜欢你这种乐于助人的表姐,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玛索他知道这一切吗。”潘尼问道。

    “看起来并不知道,双方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只有像我们这样的特殊存在,才能够通过这样的东西来确认玛索父亲的身份,所以……我的表妹,为什么不收起它呢。”悠久走到画的面前,她扭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表妹,潘尼点了点头:“为什么不呢,我的表姐。”,然后默默的将画布连框取下放进了她的空间包中。

    “你觉得,玛索他会不会对一个空空如也的画架产生怀疑呢。”潘尼又这么问道。

    于是两个姑娘儿拆掉了画架,将这些支架收进了空间包中,然后整理好画架所在毯子上的压痕,最终,两个哼着歌的姑娘儿走出了房间,在大门上贴上了有情报的小条子。

    ………………

    第二层一无所获,往上走的时候,玛索看到悠久与潘尼手牵着手的走进二层:“你们的进度有点问题喔。”玛索笑着说道。

    “这一点可不用亲爱的你劳心呢。”潘尼转身,空闲的右手放在唇边作势飞吻。

    一想到这姑娘儿的泼辣表现与护女天团扛把子在战力上的丧心病狂,猫崽连滚带爬的上了三楼。

    推开房门,玛索看了一个小小的房间,一张大床,一个矮柜,几件衣物挂着衣架上,钉头锤,短剑,匕首还有长刀都在武器架上,嗯……床边还有一个画架,上面有一只看起来就令猫讨厌的同类,坏坏的笑容,露出的小虎牙,还有那耳朵里的白绒毛与尾巴上的一撮白毛。

    画布的下方有一行小字‘亲爱的,比起你的手艺,很显然我的超现实主义功底更胜一筹。’

    这算是……自画像?

    这就是……我的父亲?

    带着这样的疑惑,玛索走到画像的面前,出生在地球,成长在地球,完全不知道小猫人如何分辨彼此的体貌特征的年轻人只是觉得,这绒毛,这白尾,这有些相似的模样……似乎,真的就是自己的父亲。

    “玛索啊,你知道吗,父亲这个词……对你来说,再也不是一个空洞的形容词了。”自言自语的说到这儿,玛索伸出手,将画布连同板子一起收进了空间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