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627.第六百二十七章

作者:金子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更天,金陵鸡鸣寺,有夜行人告诉守夜的姑子:“时机到了。”

    数日后,吴王爱妃梅姬到鸡鸣寺进香。次日,哭得梨花带雨一般求吴王莫要修什么吴宫。吴王忙问缘故。原来梅姬昨晚做了个噩梦,吓得不轻。她梦见金陵城破,敌兵入侵,王爷战死,她自己悬梁自尽。死后,有个敌国的大将军道,皆因妖姬梅氏蛊惑吴王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方致使吴**备疲弱、自家轻易得胜。为平民愤,将她的尸身丢出宫门去。梅姬被吴国百姓徒手分尸,惨不堪言。

    她说得跟真的一样,吴王不禁吓着了。自从梅姬提起要修建吴宫以来,吴国文武多半劝诫。吴王知道劝诫的都是忠良,只是他自己也委实想修个新王宫住住。故此踌躇起来。梅姬含泪道:“不是说这两年就要去打什么南国么?不是说南国有好多金子么?莫非他们没找到?”

    吴王道:“南美委实多金,已有细作探明。”

    梅姬道:“既这么着,让他们快些去可好?下个月就把金子运回来!”

    吴王笑道:“远着呢,哪儿可能下个月就运回来。金城也委实不好找,南美地方太大了。”

    梅姬想了想:“那……要不然……就等等,先不修吴宫了。等他们把金城运回来,总不是劳民伤财吧,总不会占了军备之银钱。”

    吴王一想,倘若梅姬之梦是天人示警,莫非卫若蘅那边的金子还没运过来、自家就先把手里的钱使尽了?倘若这会子就开始修吴宫,委实得花掉买火器的钱。不如晚几年,等卫若蘅找到金城,以那边运回来的钱来修吴宫……就如爱妃所言,不会占了军备的钱。遂点头:“爱妃言之有理。只是如此一来,吴宫少说得迟上五六年。”

    梅姬忙说:“五六年算什么?妾要与王爷生生世世的!”吴王见其娇俏可人,不禁伸手揽住她在怀内。二人顾不得左右有人,温存了半日。

    两日后,包家大爷给甄藏珠下了张帖子,邀他吃酒。甄藏珠依时赴约。包大爷莫愁湖畔有座私宅,里头养着几个歌姬。甄藏珠一入席便有美人环绕。甄藏珠微微皱眉,向包大爷道:“我不大喜欢这般女子,还请包大爷让她们规规矩矩坐着。”

    包大爷含笑问道:“哦?既是不喜欢这样的,甄大人喜欢怎样的?”

    甄藏珠想了想:“不吵闹的。”

    包大爷哈哈大笑,拍了拍掌。这几个歌姬行礼退下,又进来两个羞羞怯怯柔弱娇花的。甄藏珠依然不理睬。包大爷道:“这两个甄大人也瞧不上?”

    甄藏珠道:“这两个极好。”

    包大爷命她们给甄大人斟酒。甄藏珠道:“不必,我惯常自己斟酒。她们安静坐着、莫要打扰我便好。”

    包大爷道:“甄大人可觉得她们碍眼?我命她们下去便是。”

    甄藏珠道:“无碍,视她们如花盆就好。”包大爷大笑,命她们坐着别动。甄藏珠道,“若是如此,还是让她们下去好了。”

    “怎么呢?”

    “她们本来坐得好好的,包大爷命她们不许动,她们便紧绷起来。虽一动不动,依然会扰人心情。”包大爷又笑,命那两位歌姬下去了。

    二人吃了两杯酒,包大爷乃道:“甄大人与我三弟认得不久我便命京中之人去查过你来历了。”

    甄藏珠微微抬目道:“你们竟瞧不上包贤弟至此?”

    包大爷哼道:“能怨我们么?他自己何尝靠谱过?”

    甄藏珠道:“我没瞧出他哪里不靠谱来。”

    包大爷道:“随意认得一个人便托心托肺的,靠谱么?”

    甄藏珠微微侧头:“包大爷是说我呢?”

    包大爷饮了口酒,又拣了块鸭子搁在嘴里嚼。甄藏珠亦夹了一筷茄子吃着。包大爷吃完了口中的鸭子,方说:“甄大人在京郊紫檀堡有个铺子,做的是油布、雨伞、斗笠买卖。铺子虽不小,货品并不值钱,买卖也平平。甄大人竟雇了个掌柜的看店,自己半年才派仆人去查看一次。”甄藏珠不言语。包大爷又吃了口酒,“听你那掌柜的媳妇说,从前你媳妇还在时她看见过一回,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跟官太太似的。你儿子打小得了病,极耗银子。大夫都说活不过四岁,你儿子竟活到了十岁。”

    甄藏珠“哐当”一声撂下手中的酒杯子:“包大爷此言何意。”

    包大爷笑眯眯道:“我只不明白,甄大人那个不值钱的小铺子怎么养得起一个耗银子的儿子、并一个穿戴像官太太的媳妇。听说甄大人武艺高强,莫非……”他压低了嗓子道,“甄大人还做了什么无本买卖不成?”

    甄藏珠面色无波:“什么无本买卖?”

    包大爷愈发笑了:“无本买卖啊,就是不用掏本钱、就能得货的买卖。再拿着比市价略低些价卖给什么古董铺子、首饰铺子,巴巴儿便能赚到不少银钱了。”

    甄藏珠眯了眯眼:“这买卖倒是不错。”

    “端的不错。”包大爷道,“甄大人本是为了孩子,无可厚非。令郎走后,甄大人不就金盆洗手了么?”他乃举起杯子来,“甄大人,是条汉子,我包某敬重。”

    甄藏珠微微一笑,拿起自己跟前的杯子一饮而尽。“包大爷今儿必有话说,不若直言。”

    包大爷乃道:“听闻前些日子甄应嘉领着他儿子去过甄大人家。”他乃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回。此人如何?”

    甄藏珠哂笑道:“前倨后恭,小人罢了。”

    “依着甄大人嫌弃吵闹的性子,竟能容他们再三打扰,当真给他们颜面。”

    甄藏珠轻叹道:“我老子总是他们家帮着葬的。”

    包大爷恍然:“……说的也是。甄大人乃重情重义之人。”乃顿了顿,“甄应嘉虽为小人,却非无能之辈,曾给我们家老二下了好大一个套。”

    甄藏珠一惊:“包二爷?那位可是人精子,我叔父怕是没那个本事。”

    包大爷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甄应嘉告诉了你多少。横竖你那个侄女儿便是借我们家之手送进去的。”甄藏珠眉头一拧,显见知道“那个侄女儿”是谁。包大爷嘴角稍稍翘起,道,“你那侄女儿前两日忽然做了个噩梦,可是甄大人的主意?”

    甄藏珠一愣:“什么噩梦?”

    包大爷思忖片刻,轻声道:“吴宫。”

    甄藏珠道:“我劝过叔父莫要撺掇王爷修什么吴宫。”

    “为何?”

    甄藏珠自斟一杯饮下,道:“天下诸王皆不曾听说修建王宫,都住着王府。燕王守着个京城,宁可让一个小天子守着紫禁城也不住进去。吴王若修了王宫,燕王说不定趁势就住进去了。王宫与紫禁城哪里比得?说不定王爷以生气,反将此事怪到出主意的人头上来。”

    包大爷一愣:“就这话?”

    甄藏珠淡然一笑:“听着仿佛不真?”

    包大爷点头:“横竖我若是甄应嘉,不会因为这么点子小事就罢手。”

    甄藏珠道:“我那叔父最知道天子宠辱皆因一时喜怒,包大爷难以感同身受。横竖拿王爷心思来吓唬他最是便宜得用。”

    包大爷不由得细细打量了他半日:“甄大人当真是个盗贼么?”

    甄藏珠呵呵而笑:“盗贼算不上,土匪头子算一个。下官跟了北静郡王二十几年。朝堂之事虽知道得不多,多少也有些耳濡目染。”

    包大爷大惊,半晌才抚掌道:“原来如此!”因问道,“既这么着,甄大人何故没跟着他去大成?”

    甄藏珠懒懒的道:“去了,又回来了。”不待包大爷发问,自己哂笑道,“他那龙袍本是在吴国买的吧。吴王也大方,就那么卖给他了?”

    包大爷呵呵一笑:“王爷压根儿不知那事。是我卖予他的。”

    甄藏珠怔了怔:“我说么……还有华盖那些?”包大爷含笑点头。甄藏珠一叹,摇头道,“天子一旦奢靡,国库里再多银子也花不了几年。包大爷想必也盼着王爷修吴宫。横竖肉在锅里,大家都有汤喝。”乃恳切道,“此为涸泽而渔、焚林而猎。大成便是前车之鉴。包大爷,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吴国日后还不是令甥的?倒空了国库与令甥有何好处?”

    包大爷思忖片刻,问道:“大成如今?”

    甄藏珠摇头:“不知道。莫以为修个吴宫就罢了。有了吴宫,少不得还得有猎场;有了宫殿猎场里头还得添置家具摆设古董字画和珍惜禽鸟,多少钱也不够使的。吴国再富庶,填不满无底洞啊……”乃长叹一声,疲然摇头,摇了三五下又发起愣来。不知愣了多久,包大爷喊了他三四声才听见。

    包大爷亲替他斟满了一杯酒,道:“甄老弟,莫发愁。天下之大,何愁没有明主?”

    甄藏珠苦笑了下:“多谢包大爷。”举起来一饮而尽。又是一声长叹。

    二人闷头吃了七八杯酒,包大爷也叹一声:“只是我们家已预备了许多石料木料。”

    甄藏珠哑然:“你们也太心急了!”

    包大爷苦笑道:“谁能知道甄家还有你这么一号亲戚!”

    甄藏珠想了想,道:“珍惜木石料纵然你们想囤也囤不了多少,我那侄女进王府日子并不长。留着慢慢卖无碍。你们预备的多半是寻常木石料吧。”包大爷点点头。甄藏珠瞧着他笑了下,眼中写着:就知道你们预备以次充好。包大爷也笑起来,自罚了一杯酒。甄藏珠又想了会子,“有别处需要大兴土木么?”

    包大爷摇摇头:“吴地本来底子齐全。”

    甄藏珠问道:“听说卫若蘅将军去台湾府了,不知何时回来?”

    包大爷一愣:“算算日子也快回来了。甄大人认得他?”

    “不认得。”甄藏珠道,“然大成国与台湾府往来不少。听去时常去那头的人说,台湾府满大街的新鲜屋子,什么公园、广场、博物馆、音乐厅、大戏院,连学校都建得极好。不如等卫将军回来问问他,挑两样台湾府那位哪咤新鲜想出来的玩意儿,在吴国也建两个,刚好用掉包家囤的那些石料木料。但凡不是给王爷修来享乐之用,建完了就建完了,不至于后患无穷。实在都不合适,把学校翻新一遍替王爷挣名声也是好事。”

    包大爷眼神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又思忖会子,含笑瞧着他道,“甄大人,你果真如老三所言,是个大才!”

    甄藏珠含笑道:“既是我们甄家的人坑了你们包家,总得想法子帮你们描补描补不是?”

    包大爷哈哈一笑:“甄大人,我劝你少与那家子往来。那些都是白眼狼。”

    甄藏珠微笑道:“包大爷放心,下官打过狼的。”

    包大爷又笑,命歌姬斟酒。歌姬替他二人斟满了两杯,包大爷举起杯子来:“既这么着,甄大人放心,令侄女儿在王府里头必平安得宠。”

    甄藏珠吸了口气,并未端酒杯:“包大爷,那家子与下官不过是同宗罢了。下官没闲情逸致管他们家的闲事。替他们挡了此一祸害,不过是谢谢我那族叔帮我埋葬全家罢了。”又摆手道,“那般糟心的亲戚,下官不想要。”

    包大爷放下杯子道:“甄大人,俗话说,打断骨头连着筋,好歹你们都是一个祖宗。甄应嘉虽不是什么好东西,横竖也没什么本事,能替甄大人惹的祸事有限。再说,不是还有愚兄么?”甄藏珠皱了皱眉。包大爷又换上一副怜悯神色,“令侄女也可怜的紧。才十五岁,竟让甄应嘉如面团儿一般捏在手里。甄大人那孩子若还在,也差不多大了吧。”

    甄藏珠道:“十八。”眼中渐渐柔和了些。

    包大爷劝道:“甄大人只当是可怜可怜那没爹的女孩儿罢。”

    甄藏珠瞧了他一眼:“我那叔父既已经没什么本事,包大爷何故想把下官与他扯在一起?横竖有他不多没他不少。”

    包大爷笑道:“才不是说了?令侄女儿可怜。她只得十五岁,如今最是得宠,且瞧那意思还能得宠多年。”

    甄藏珠缓缓点头:“下官明白了。”乃轻叹一声,举起了酒杯。

    包大爷大喜。二人“当”的一碰杯,俱仰脖子饮尽杯中之酒。包甄两家算是结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