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四章 刺杀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世界各国,特别是欧美这些军事立国的国家,都特别注重队列操演,即使是后世散漫的一塌糊涂的米军,在那时候也是极为讲究队列整齐军容严整的,哪怕是麦克阿瑟和巴顿这种豪奢子弟,在军校里也是擦皮靴的好手。

    美军里的散漫风气,是开战初期极速扩军的产物,数十万名从未有纪律概念的平民百姓涌入陆海空三军,很多人只经过十几周的基础训练之后就被送上战场,大部分人的心理还没有适应成为一个美利坚大兵,于是在战地上出现一些奇葩事情,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相反德国这边就截然不同,这时候的德国人还保留着独特的民族性格,讲究集体主义和团队协作,从小就被长辈灌输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而集体的力量可以劈山填河。德国人把为国家服务当作天赋的责任,同时喜欢崇拜强者,并且注重纪律和服从。几乎每个适龄男子,从中学起就开始接受各种军事技能的训练,要说起走队列,全世界都没有几个能超过德国军队的,而特别专注形象的党卫队更是其中的翘楚。

    因为本队还驻守重庆,“战斧大队”这次只来了一个连,他们不会随队前往日本,来上海纯粹是为了撑一下特使团的场面。

    一个连的武装党卫队,穿着黑色毛呢制服,身佩着白色的阅兵装具,肩扛银光闪闪的98k礼枪,迈着雄壮的德国式正步,阵容整齐的沿着外滩的马路向着观礼台前走来。

    领队的路德维希一级突击队大队长,胸前挂了一排闪亮的勋章,如果有人眼尖的话,能发现其中有一枚国府的六等景星勋章,这还是在重庆时蒋中正亲手颁给他的。中校头戴黑色m35钢盔,大步走在高举仪仗旗的旗手右侧,带着白色羊皮手套的左手扶着腰间的指挥刀鞘。整排锃亮的高筒皮靴同时踩踏在外滩的拼石路面上,发出了如同雷鸣般整齐的声响。

    “注意!”路德维希大声发令,右手抽出指挥刀,垂直竖立在自己面前。

    “敬礼!”党卫队中校潇洒的向一侧撇刀,抬起下巴向观礼台上的陆军元帅致敬。

    后面的党卫队士兵近乎同时做了个利落的劈枪动作,闪亮的刺刀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片白光,道路两旁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了一片惊叹声,紧接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响起,所有人都被刚才看到的景象刺激的热血沸腾。

    “胜利!万岁!”

    “胜利!万岁!”

    “胜利万岁!”

    在路德维希中校的带领下,士兵们高声三呼胜利,同时看台上的布伦博格元帅,高举起右臂向士兵还礼。

    上海开埠以来,本地市民算得上是最早的一批放眼看世界的中国人,他们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已经看过了无数次的庆典阅兵。其中不乏让人看来威风凛凛的雄师劲旅,有不少甚至还是驻华的西洋精锐,但是从未有哪支部队,能够给他们今天所感受到的这种感觉。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媒体人士,也不禁发出了同样的感慨,真不愧是早已闻名世界的德式阅兵,虽然国府陆军练的也是德式操典,但是和眼前这队武装党卫队相比,总是让人感觉差了那么几分。

    这倒不是贬低国府军队,不能否认国府里确实有一批百战虎贲,但是百战馀生和会不会走队列,这完全是两回事情。

    “死国矣(厉害),不愧是独国强兵,见识到了。”一名日本参谋不由自主的赞叹道。

    “听说,森本大队即是败于眼前这支部队之手,现在看来果然是头一等的强军。森本差点为帝国惹来此等强敌,实在是死不足惜。”另一名参谋点着头附和到。

    “像这样的部队,独国还有三百万之多。”

    “不止这些,参谋本部的朋友告诉我,独国国内还在继续扩军。”

    “纳尼?那位元首又看中的哪个猎物了吗?”

    “据我的推断独国人”一群日本佐官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元帅阁下,上次在慕尼黑街头,我有幸与贵国先总理希特勒阁下以及戈林元帅一起检阅了党卫队,当时那一幕盛况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从那时候起,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发展好日独两国的友谊,哪怕本人鞠躬精粹也在所不惜。

    而这十几年来,日本一直都是独国最忠实的友邦,哪怕独国在世界上被英仏孤立之时,日本帝国一直都坚定的站在德国这一边,这一点您应该是看得到的。”松冈洋右借着赞美党卫队的雄姿,开始与布伦博格打起了感情牌。

    “我必须承认您所说的是事实,外交大臣先生。”布伦博格笑着说到。

    “您可以继续叫我麻子欧嘎,元帅阁下,甚至您可以直接叫我又死该,我们应该算是老朋友了,朋友之间不就该称呼名字吗?”松冈洋右也笑着说到。

    “那好吧,你也可以叫我维尔纳,又死该。”布伦博格显然心情不错。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一次元首派我出访日本,就是为了弥补并加深两国之间的友谊而来的,虽然此前连续发生了几次误会,损害到了德意志帝国与日本帝国的友好关系。

    但是亲爱的老朋友,德日两国是友邦,这是受到元首阁下认可了的。”德国元帅把玩着手里的略杖,小声的对日本外相说到。

    “原来如此,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相信日本举国臣民,皆会为此感到高兴。我会把您的话立即转告给近卫首相,他一直都在为此感到担心忧虑,想必获此消息之后,首相阁下今晚一定会做个香甜的美梦。”松冈洋右脸上露出一副欣喜的神情,恭敬的向德国元首欠身致意。

    “啊,轮到我上台讲话了,我们等一会儿再聊。”布伦博格笑着拍了拍松冈的手臂,随后转过身走向了观礼台中间讲台。

    这时候英国总领事乔治和法国总领事奥琪已经相继发完了他们的欢迎致辞,该轮到布伦博格上台发言了。

    “外相阁下,您认为布伦博格的话可信吗?”高桥在一边凑上前问到。

    “高桥桑,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辞,太失礼了,你应该尊称他为元帅阁下。”

    松冈蹬了一眼属下,皱着眉头说到:“我很了解这位元帅,他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所以他的话是可信的。”

    “如果是这样,那实在太好了,”牛场在一边感概到。

    “我们还不能放松下来,在元帅阁下结束这次访问,并和我们签订下正式协议之前,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一定要小心谨慎。特别是你们,泽田将军,这一次差一点就让帝国的脸面丧尽,这是严重的失职,绝不能再有下一次了。”松冈总算缓过气来,开始向着陆军中将发难,他有这个底气,可以无视对方领子上的军衔。

    “哈!摩西阿盖果作意马三,卡噶。(是,非常抱歉,阁下)。”堂堂陆军中将,此刻却像个二等兵一样鞠躬认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方此刻手持大义,泽田茂不得不低头。

    “幸好事情最终得以挽回,这次我就不向内阁报告了,但是你们回去之后一定要深刻反省。”松冈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呵!”堀内和泽田同时低头受教。

    就在松冈在这边抖着威风之际,布伦博格也结束了他简短的演说。无非是大谈对这次访问的向往,对上海这座城市的赞美,以及一堆憧憬和展望,基本就是一堆空头支票和官样文章。反正只要在场的来宾和媒体相信就行了,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好听的话说上一箩筐又有何妨。

    接着就是其他外交使节和商业代表以及工部局和公董局成员发言,全都是花团锦簇的好文章,内容也千篇一律的空洞无物。就连松冈也上前说了几句话,要不是他带来的那批人卖力起哄,差一点就遭遇了冷场,租界内的上海市民可不怎么买日本人的账,因为现场的巡捕太多,总算是没有吹口哨喝倒彩的,保住了日本外相的几分脸面。

    这时候差不多已经接近中午,在曲调欢快的迎宾曲伴奏下,主客一行人走下看台,在热情上海市民们的夹道围观中,向着马路对面的华懋饭店(今天的和平饭店)的正门走去。

    布伦博格一行人已经预订了这座著名饭店的两层楼面,作为在上海租界访问时的居住地点。

    就在一行人快走到饭店门口的时候,突然人行道一侧的人群里响起了一阵骚动,紧接着一个穿着蓝色长衫头戴黑色礼帽的男人一脚踹翻了想要阻拦他的越南巡捕,同时从裤子口袋里抽出了一把乌黑锃亮的手枪。

    “驱逐日寇,还我河山!”大汉用一口带着浓重江苏口音的国语大声喊道,随即对着走在队伍前面的松冈洋右就是一枪,但是应声而倒却是外相身边的德国元帅。

    “保护元帅!”

    “保护外相阁下”

    “抓住那个刺客!”

    “格则册佬伐要命了(这个死鬼不要命了),快开枪!”

    “不要开枪!要抓活口!”

    在场的中外军政官员胡乱叫喊着,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ps:谢谢大家的支持,还有月票吗?作者需要更多的动力。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