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章 公牛也风流

作者:风残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四章 公牛也风流初次和小叔子圆房,那干涸的老井,不是这么一下就能满足的。刘刚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张瑶却是光着身子弄了点热水,给刘刚清洗了一下下面。那根长虫子再次被张瑶握在手里摩挲着,马上又有了硬起来的趋势。张瑶给刘刚清洗完毕之后,吊着两个大**趴在了刘刚的双腿之间。刘刚看见张瑶俯身下去的时候,终于明白嫂子这是要干什么了。“嫂子,不要!”但是刘刚的话语刚刚落下,张瑶的那红唇小嘴,已经将刘刚的那虫子含在了嘴里。其实张瑶这也是第一次给男人这样弄,因为她听说过,这样的话,能够让男人快速硬起来。张瑶感觉自己还没爽够,所以想要将刘刚弄硬了,再来一回!张瑶还只是生涩的套弄了两回,刘刚的那玩意立马充实了张瑶的整个自嘴巴。因为那驴玩意有点太大了,所以张瑶有点含不住的感觉《》。刘刚的感觉来了,立马将张瑶按在了床上……漫漫长夜,刘刚和嫂子一共鼓捣了七八次,刘刚最后才趴在嫂子的**上沉沉睡去!小叔子和嫂子圆房,古时候在农村,那倒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现在是世纪了,小叔子和嫂子这样的关系就有点不伦不类了。不过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那也是要经过族人,亲朋好友,大家一致认可才行。刘刚和嫂子就这样私定了终生,这样的关系,暂时还是不能公布的。第二天一早,刘刚是被院门口的叫唤声喊醒的,“幺妹子,刚子,你们家公牛发情了,已经跑出圈门了……”刘刚听出来了,这是旁边张伯家里的杨倩婶子。其实说是喊婶子,其实这是因为在茅坪村,刘刚的辈分太小了。随便一个人,都是婶子,叔叔伯伯之类的。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躺在刘刚怀里的嫂子身子忍不住蜷缩了一下,“刚子,这怎么办?”张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若是被人撞见了,外面又要嚼舌根子了。“嫂子不怕,有我!”刘刚大手在嫂子雪白嫩嫩的胸脯上摸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的起床,将大裤衩子和恤套在身上,“马上来了,多谢婶子!”刘刚走到大门边上,将院子的大门打开,杨倩婶子却是从旁边噌的一下跳了出来,倒是把刘刚吓了一大跳。“婶子啊,你这是要吓死我啊!”刘刚有些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本来还有些睡意的,这一下被杨倩全部吓跑了。杨倩穿着紧身牛仔裤,那丰腴的***翘挺挺的,上面穿着一件短袖衬衫,两个大**都快要把衬衫给撑爆了《》!杨倩把头朝院子里面探了探,“幺妹子了,咋没看见她?”“嫂子还在睡觉,走吧走吧,我得赶紧找牛去!”刘刚一边说着一边将杨倩朝门外推。昨天和嫂子干了那事,嫂子现在还在自己房间里瘫软着。“刚子,不老实了吧,昨天晚上只怕和嫂子鼓捣了大半夜!”杨倩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刚,眼神还上上下下的在刘刚的裤裆里打量着。刘刚有些发虚,“说什么了,婶子,那可是我嫂子了!嘿嘿,我倒是想和婶子鼓捣鼓捣啊……”刘刚反守为攻,调戏着杨倩。刘刚本来是双手扶着杨倩的肩膀往外推的,杨倩听到刘刚的话语,脸色稍微羞红了一下,“来啊,婶子让你鼓捣,只要你敢来!”说着杨倩还将两只**故意朝前面耸了耸。一阵阵女人的清香从杨倩身上传来,让刘刚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昨天晚上,刘刚已经告别了处男之身,但是毕竟还是个雏。看见刘刚愣在了哪里,杨倩伸手在刘刚的档里摸了一把,“长着这么一个驴玩意,却是有心没胆……快去吧!”杨倩说着将刘刚推搡开来,自己也是折身朝着自家走去,走了两步还回头看了两眼有些木楞的刘刚。刘刚被杨倩摸了一把,下面的那根神枪,瞬间都大了起来。这杨倩婶子,就是骚啊。早晚有一点,我要来鼓捣鼓捣。刘刚现在非常想回去在嫂子身上再来两回,但是想到这已经是春季了,那公牛若是在人家的地里把庄稼给糟蹋了,那就误了人家的大事了。所以刘刚还是决定先去找牛,杨倩先前就说了,自家的公牛是发情了,那这畜生应该就是朝着村长王长顺家里去了《》。因为王长顺家里有一头母牛,以前刘刚放牛的时候,经常放纵自家的公牛去干人家的母牛。现在公牛发情了,估计还是惦记着老相好了!刘刚一口气顺着脚印子找了去,那方向,果真是朝着村长家的方向去的。不过刘刚还没走到村长家里,就在村里的水田边上看到了自家的公牛。同时还有村长家的母牛,以及早上起来放牛的王大丫。这王大丫,是村长唯一的女儿,看的可金贵了。只是王大丫读书不行,高三复读了三年,还是没考上大学。其他的人,没考上大学,就出去打工去了,但是王大丫去年毕业之后,到现在还在家里呆着。王长顺除了让王大丫放放牛之外,基本不让王大丫下地干活的!王大丫虽然读书不行,但是那模样可是一个水灵灵的,在茅坪村,那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柳叶眉,瓜子脸很是白净,关键是身上有一种读书人的气息,让刘刚很有认同感。但是王大丫却是对刘刚没什么好感,早上起来放牛,刚刚才到这里来,刘刚家的公牛就跑来骚扰自家的母牛了。见到了自己的老相好,村长家的那头母牛死活都不肯走了。王大丫现在正在使劲拽着绳子,“妞妞,赶紧跟我走!”可是那母牛根本不理会王大丫的,自顾自的和公牛在那耳鬓厮磨,做着前戏。刘刚找到了自家的公牛,发现这家伙并没有危害庄稼,索性就站在了不远处,吹着口哨。““大丫,母牛也是有需求的,他要干你家母牛,你就不要棒打鸳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