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 半场结束 两人恩怨

作者:南柯梦黄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涛的三分球命中继续在天京大学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这一个三分球也扫去了刚才周涛内心的紧张感,可在天京大学替补席上,众人的脸上仿佛披了一层寒霜,每个人揉搓着拳头,勒起道道白印,今天球队是怎么回事,怎么被压着打?

    16分的差距深深地惊到了天京大学的球迷,一些人的眼中刻满的是不可思议,天京大学可是全国排名第一的球队,落后并非罕见,但处于落后却从未有追分的迹象,就有点儿奇怪了,昨天第四节末端差点被翻盘,今天一上来就落后,究竟是江石大学太强,还是天京大学轻视了对手?

    谁都不能否认,江石大学在防守上有了很大的改变,如果把昨天他们的防守当做一扇木门,那今天的防守就是一道铁门,对手不但没有撞开,还撞得淤痕累累,再加上江石大学替补球员的发挥,更像是在这道铁门弄了两个炮眼,向来犯者不断扫射。

    在上半场最后三分多钟,天京大学没有再换下曹旭东,他们上了全部的主力,而罗阳则在还剩下3分钟的时候就被胡毅鸣换下了场,留下张候一票人在场上。

    罗阳一下场后,江石大的防守上出现了轮转换位速度偏慢的问题,对夏龙宽上夹击的速度不及时,天京大学趁机打出一波12:5,将比分追到34:43,至此上半场结束。

    回到更衣室的关月寒头有些大,球队有状态的起伏实属正常,可即便以前有状态的起伏,也终究是靠着绝对实力拿下了比赛,今天球队的这种状态令她看不到下半场,江石大仿佛在缜密地布局,将她和天京大学男篮牢牢地套在了圈内。

    这时候,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看到是杨卿的来电话,她顿时产生了一股恼意,与上一次一样,直接把电话给挂了。但那边杨卿并没有罢休,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关月寒扫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兀得把手机关了。

    就在关月寒气冲冲地准备进更衣室的时候,前方的通道内忽然走来一个人,她不自禁地愣了一下,与对方的眼睛碰撞到了一起,这不是两人第一次对视,但这一次对视,她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的是无尽的信心,对方就像是站在天空往下俯视一般,令她心神俱震。

    “关月寒……”胡毅鸣用纸擦去手上的水,他与关月寒之间的距离不到5米,却感觉天沟一般,他下意识地低吟出关月寒的名字,紧接着就看到关月寒身体震了一下。

    胡毅鸣有许多年没有与关月寒说话了,他们曾经是那么熟悉,现在却成为了仇人,在第一场比赛的时候,他的心情确实非常复杂,但经过一场失败后,他认清楚了他与关月寒究竟是怎样的一层关系。他可以选择忘记过去,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但决不允许自己在篮球场上输给别人,尤其是关月寒。

    篮球比赛不是解决个人恩怨的地方,竞技的意义不是将个人的仇恨带到赛场上来解决,胡毅鸣心中的不服输如今已不再是打败过去的仇人,而是真正站在篮球的角度,势必要战胜每一个对手。

    四目交对下,胡毅鸣既然选择放下,就没有什么好退避的,他径直朝着关月寒走了过去,两只眼中的神光丝毫不为闪动,就这样走了几步在关月寒面前两米左右停了下来。

    关月寒身体微微后倾了一下,仿佛胡毅鸣身上有什么魔力将其往后推动,可她还是站住了,脸上闪现一丝慌张,很快被她以撩头发的手势掩饰了起来。

    “胡教练。”

    胡教练,这是一个十分陌生的称呼,胡毅鸣为这人是物非的话语干笑了一声,既然已经选择面对,他就没有什么好不安的,带着一丝戏谑,再次直视关月寒。

    “这些年,你好像也没有什么长进?这就是你的实力?”

    关月寒感受到胡毅鸣话中的讥讽,本能地感觉到一阵羞恼,但她快速地调整了情绪,耸起的双肩又沉了下来。

    “十几年前你说如果我都能打篮球,你就能当老板,那时的你不认为我行,现在还是一样,你一点儿都没有变。”关月寒避开了胡毅鸣的针锋相对,反倒是说出了一句追忆的话,这句话也把胡毅鸣的思绪带到过去。

    关月寒说的日子距离现在太远,那时的胡毅鸣还是国内的一个小球员,他真正闯出名堂的时候还是在很后来,当时的胡毅鸣比较落魄,打一场比赛几乎没有多少薪水,但他过得却是很开心,因为有一个小女孩经常会坐在球馆的看台上,看他打球。

    那个人就是关月寒,胡毅鸣比关月寒大很多,当时关月寒是他球队教练的女儿,因此他只把关月寒当做了妹妹,看着关月寒一天天长大,直到有一天关月寒出落得亭亭玉立,拿着篮球到他面前说要单挑他时,他才意识到这个女孩有一颗比较强的心。

    当时的胡毅鸣自然是把这当做了笑话,女孩子打球不是不可以,但关月寒无论身体条件还是其他方面的经验,都无法在篮球界立足脚跟,因此胡毅鸣就开玩笑地说了句“如果你都能打篮球,那我就是球队大老板了”,然后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

    那时的胡毅鸣怎么知道他的一句话就令关月寒心里慢慢发生了改变,关月寒要证明给胡毅鸣看,她不单单能够打篮球,还能像她父亲一样教篮球,她要成为国内最好的篮球教练,叫胡毅鸣不再看不起她。

    只不过胡毅鸣并不知道他开玩笑的一句话就改变了关月寒的信念,也如蝴蝶效应似的改变了关月寒未来的轨迹。后来在胡毅鸣离开的那段日子,关月寒认识了杨卿,杨卿帮助了她很多,她也着实感激杨卿为她付出的一切,少女的心起伏不定,她对胡毅鸣有仰慕,对杨卿有感恩,当胡毅鸣回国准备打职业赛后,她听信了杨卿为她构建的美好蓝图畅想,又为了实现自己的教练梦,最终和杨卿一同陷害了胡毅鸣。

    后来关月寒才知道,自己不但害得胡毅鸣离乡背井,也被杨卿日益显现出来的狼子野心所操控,只是现在后悔已是来不及,她只能一步错步步错,只有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她才能找到解脱。

    所以她在看到胡毅鸣时,才会有种由内而外的畏惧和不安,那是后悔和羞耻交织而成的感受。

    胡毅鸣不知道关月寒在想些什么,又为什么会提到以前的事。

    回过神,他摇摇头,却不想解释些什么,过去发生的他已打算忘记,现在的他只想击败江石男篮的对手,仅此而已。

    扬起手一挥,胡毅鸣转过了身,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如果你不能赢我,你就别干这行了。”

    说完,胡毅鸣离去。

    关月寒捂着鼻口,眼泪已是不知不觉中渗出了眼眶。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