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老鬼出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瞧见两人离去的背影,一直到消失,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出言问道:“左哥,这个黑手双城,到底什么来头,怎么感觉像是十几年前的他?”

    陆左笑了,说既然已经答应了他,我自然得保密,毕竟为了请他出山,我和老萧费了好多天的功夫,反复试验,不断邀请,终于打动了他一次,这才请到了这儿来——你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对付此间的魔化大师兄,但无论做什么,总需要知己知彼,方才能够百战不殆,有了他,我们的计划就能够更加圆满了,只不过……

    我说怎么了?

    陆左说他在这世间,最多能够待上一个月,否则就会干扰到万物运转的正常规律,遭到雷劫天罚而亡。

    啊?

    我听得更是糊涂了,不过也知晓这里面有许多的秘密,还是不再问询了。

    我说现在我们要干嘛去?

    陆左看着我,说我听说帮我给你们传递信息的那个女孩子遇到了麻烦?

    我说已经处理过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我简单地把事情的缘由和处理的结果跟他提及,陆左点头,说办的不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用不着去看了。

    他沉吟一番,然后说道:“现如今有两件事情,第一件,找到王明,他去找寻七人联手之法,已经有些时日了,不能再拖下去,毕竟这位黑手双城不能久留,而我们的计划,是让他也参与其中来……”

    我说如此最好,我正想说这一点,屈胖三留在南极,何时能够回返,并未可知,有他替着,那是最好。

    陆左说你刚才的话,似乎有所保留?

    我说对,其实他已经找回了部分第二世关于虎皮猫大人的记忆,此刻留在那儿,所为的,就是能够全部找回来,融合三世记忆,成为独一无二的本我。

    听到这消息,陆左有些喜不自胜,说虎皮猫大人回来了?这太好了……

    他与虎皮猫大人感情深厚,与此刻的屈胖三反而却隔着一些。

    只不过我的处境与他相反,听到这个消息,心中患得患失,倒也不能多说什么。

    陆左说第二件事情,就是找寻三十四层剑主的下落。

    我说这个有头绪没有?

    陆左说没有,现在能够确定的事情,有几件——第一,三十四层剑主,是老鬼的儿子,或者是是老鬼女朋友蛇仙儿生下来的那崽子,王明以前遇见过的,而它也是造成众神陨落的关键人物,此刻正在飞速恢复之中,实力很强;第二,王员外是三十四层剑主之外的第一人,他与三十四层剑主是合作者,但很可能有另外的一个身份,便是南海一脉最神秘的顶尖高手南海剑怪;第三,我们遇见的这些剑主,极有可能是两人联手打造出来的人形兵器,而这些东西,则是从九州鼎与伏羲墓出土的河图洛书这些顶级法器中,摄取的力量、规则……

    听他娓娓述来,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帮人随时可以再一次制造出这样的血性凶兵,而到了那个时候,或许我们并不惧怕,但江湖上,必然是腥风血雨啊……

    陆左说对,我们现在有着足够与这些剑主交手的经验,并不畏惧什么,但对于江湖上的其他人,却还是十分致命的,当下之时,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们批量生产剑主的地方,将其摧毁,并且将那关键之物夺取,方才是正理所在。

    我说有头绪没有?

    陆左说这件事情我跟徐淡定、林齐鸣和老萧这些人碰过,找出一个规律来,那就是所有的剑主,在生辰时日、籍贯和遭遇方面,都有一些规律性的牵连,如果能够找到其中的规律,再配合别的方面,应该能够安插一些钉子——当然,此事繁琐,自有人处理,至于你,随时待命便是。

    我点头,说好。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现如今的江湖环境,远比我出道之时复杂许多,盖因2012世界末日一战之后,许多习惯于暗地里行动的人物都沉不下气,变得躁动起来,无论朝堂,还是江湖,皆是如此,跟让人担忧的,是国外势力的渗透,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我说我哥这事儿……

    陆左说我放在心里了,这件事情,不管如何机密,总是有蛛丝马迹的,我找个时间,让人试探一下,你别管了。

    我说好。

    聊完这些,陆左对我说道:“你的聚血蛊小红苏醒了?”

    我说是。

    陆左朝我拱手,说请出来一见。

    我没有隐瞒,将小红请了出来,肉馒头一般的它从我的胸口浮现,十八根触须下意识地就要朝着陆左的身上蔓延而去,被我赶紧喝止住,然而这聚血蛊对陆左却似乎有着极为强大的敌意,触须挥舞,每一刻都仿佛要扑上去一般。

    陆左笑了,说你别喝止它,这是正常的,也是本能——我身上有金蚕蛊的气息和印记,所谓蛊,永远都是王不见王,天性就好斗,要不然也不会是蛊了。

    他打量了一番,让我收起来,然后对我说道:“世人皆以为巫蛊一道,乃小技,弱者太弱,强者太强,我之前养金蚕蛊的时候,也是如此,觉得一遇见那顶尖的高手,甚至都无法入身;但邪灵教的小佛爷当时也养蛊,他的金蚕蛊,就算是碰见鬼仙一般的人物,也照样上前,一口咬下……”

    陆左许久不曾与我讲过修行上的事情,所以我听得特别认真,不住点头。

    陆左说完当年的小佛爷,然后对我说道:“后来我日夜反思,最终琢磨出了一些道理来,那就是人依靠蛊,蛊也随人,这东西毕竟是违背自然规律而出现的禁忌之物,天性残忍好杀,待它有了智慧,我们按照自己的思想去左右它,让它最终也畏首畏尾,不得施展;反而是小佛爷的金蚕蛊,随了主人那种好杀的性子,最终变成了凶兵。”

    我说那孰优孰劣,如何评判呢?

    陆左说这里面的隔阂,有点儿像是金庸小说里面华山剑宗与气宗的争端,耶朗王与武陵王的争端也延绵千年,胜负难料,还需要我们继续去摸索……

    他并没有给我一个标准答案,却给我留了一道家庭作业。

    我知道陆左对我的期望。

    敦寨苗蛊,总有需要扛旗之人,更需要传承之人,因为我们的后辈,未必都有如我和陆左一般的运气,一上来就能够掌握到金蚕蛊、聚血蛊这样的奇蛊,更多的则是如同二春师姐一般。

    而如果是那样,敦寨苗蛊三代而衰,无论是陆左,还是我,脸上都是无光的。

    聊了一段修为之事,我们便出发。

    在附近的村子里,陆左找到了朵朵,然后与我一起乘坐飞机前往京都。

    飞机落地,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因为我们之前并没有通知这边的任何人,所以没有人过来接我们,我问接着我们该去哪儿,他说先联系老鬼。

    我的手机丢了,而陆左也同样没有。

    我只好找路人借了一个手机,打了电话过去,结果发现电话没有通。

    没办法,我们三人出了机场,打车到了城里去,随便找了一个地方下车,我去商场买了一个手机,又在外面的小商店里弄了一张卡,想了想,联系了徐淡定。

    然而这里也一样打不通。

    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带着满心的疑惑,最后打给了京都的联络人吴盛,而他知道了我们的到来,很是热情,说要过来接我们。

    我说不用,你知道徐淡定师兄的情况么,为什么打电话给他没有通?

    吴盛说他去开会了,跟上次一样,是封闭式的,需要一连开好几天,所以你打不通他电话,你先过我这儿来吧,他一出来,就会跟我联系的——对了,他不是说你现在搁南美那儿待着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想了想,然后报了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让他来接我。

    挂了电话之后,我想了想,又给另外一个人打去电话。

    那人便是杨远龙。

    本来我与徐淡定谈好了的,让杨远龙去接我,结果第一次的时候被放了飞机,第二次我又跑回了来,想一想还真的不好意思。

    好在我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杨远龙这边正在准备登机。

    得知我已经回了国,他有些不相信,说你不是在乌斯怀亚么,怎么又跑回京都了?这怎么可能呢……

    我无法跟他解释太多,只有苦笑。

    我说总之我已经回来了,这件事情,真的是麻烦你了。

    电话那头的杨远龙有一些不太开心,说用不着,这件事情他会跟徐淡定谈的。

    挂了电话没多久,我的电话就响了。

    吴盛让附近的人过来接我们。

    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被接到了茶馆来,越过走廊,来到了后面的房间里,主人罗胖子让我们稍等一些,吴盛很快就到。

    又等了十分钟,茶都还温,吴盛到了。

    简单地聊了几句,当他得知我们这一次过来,是要找老鬼闻铭的时候,陷入了沉默。

    许久,他抬起头来,说道:“就在三天前,老鬼与清辉同盟的人火拼,据说清辉同盟出动了大批人手和百年老古董,江湖传闻,老鬼身受重伤,不确定是否已经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