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这,便是天家……

作者:屋外风吹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西域,气候干燥酷热。

    昨日杀的尸山血海,惨烈异常的齐尔齐斯河畔边,两国又开始进行谈判。

    战争,永远只是政治的延续和手段……

    负责谈判的厄罗斯官员和大秦官员,吵吵的天昏地暗,让帐内气氛愈发烦躁。

    而作为大佬,无论是索菲亚还是贾环,都不可能像泼妇一样,当场嘴炮论战,斤斤计较的谈判。

    这种事,都是交给“技术官员”去做的。

    中间还要经过翻译的倒口,愈发繁琐。

    这般哄闹乱杂的地方,是不符合贵人的身份的。

    两边各自给手下“马仔”定好基调后,双方的头头,就一起换了个地方,喝茶……

    贾环带着四个“亲卫”,索菲亚公主与克列谢夫也一人带了两个,一起去了旁边的帐子。

    虽然帐子稍微小一些,但内里没什么人,反而清静的多。

    几人进来后,不由齐齐松了口气,又相视一笑。

    索菲亚和克列谢夫手下的人忙去给他们铺设地毯桌几,从备好的镶嵌着宝石的箱子内,取出精美的茶具,给他们冲红茶,并摆放点心。

    看到这一幕,贾环挠了挠下巴,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马仔”……

    扮作亲兵的秦风和牛奔用不善的眼神看着他,贾环干笑了两声,没有作死,又看向另一旁。

    薛宝琴眨着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她倒是不介意伺候贾环一番,可他们来时并没有准备那些受用之物啊。

    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知怎地,薛宝琴想起了这句话,眼神愈发无辜。

    贾环抽了抽嘴角,董明月则哼了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出去,没一会儿,也取来了一个箱子。

    稍微有些大,但对董明月来说轻而易举。

    她打开箱子后,众人发现心里竟是用棉被包裹的一个小鼎。

    克列谢夫看着贾环身后一小鼎,眼睛直冒光!

    那丝丝寒气,结成白雾,即使还没感受到,可心底都觉得一阵清凉。

    他们原本也有冰,可他们的冰却是抄了几个古城,从富贵人家的冰窖里抢到的,数量极有限,况且他们又奢靡的紧,没多久就用完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贵人而言,在酷热的夏天,没有冰的生活简直就是地狱……

    此刻见贾环这边居然有冰,克列谢夫一双绿眼睛愈发冒绿光了,哈哈大笑的走过来,丝毫不见之前自得贵族做派鄙夷贾环土包子的神色,道:“贾,你真是我的好朋友,不,是好兄弟!老天,没有冰的日子,我都快要熬不过去了!

    这是你的护卫?快让他们走远点,我还能杀了你不成?

    你真是胆小,我和索菲亚也只带了两个服侍的人……”

    克列谢夫毫不见外的挤过来,还推搡着冰鉴旁边的秦风和牛奔。

    自然没推动……

    “嗯?”

    克列谢夫皱眉,对贾环道:“贾,你的仆人可真不知道礼仪!”

    “我是你大爷!”

    牛奔鼻子差点没气歪,破口大骂道。

    一旁贾环不厚道的哈哈大笑。

    克列谢夫脸色先有些难看,可见牛奔也在瞪贾环,就明白过来,这个绿豆眼相貌喜剧的亲兵,想来也是假扮的。

    贾环笑道:“克列谢夫,这两位都是我兄长,这位是镇国公府的世子,这位是武威侯府的世子,不比你的地位低。”

    克列谢夫先是以同类人的眼神歉意的点点头,然后撇嘴道:“我爹可是国公!”

    贾环嗤笑道:“你爹才当了几年国公?当年若不是我祖父将厄罗斯南方军团打的团灭,连军团长,原南方大公给干掉,你爹现在说不定还是个小混混!”

    “噗嗤!”

    却是索菲亚公主忍不住笑出声,她湛蓝的眼睛深深的看着贾环,道:“贾,你对厄罗斯的了解可真深。”

    贾环打了个哈哈,道:“圣彼得堡也有大秦的人嘛……”

    索菲亚闻言,眼神忽地一变,满是猜疑。

    她怀疑,半年前说动她父王的那个秦国老人,就是贾环所派。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索菲亚看着与贾环勾肩搭背吹牛的克列谢夫,心中的怀疑愈发成团……

    一旁牛奔看着这个厄罗斯的罗刹鬼,有些好笑,这真真是个逗比。

    贾环这般说他老子,他居然一点都不恼,还跟着一起说了些他老子的坏话。

    比如说抠门啊,吝啬啊,心黑啊,抢他女人啊……

    贾环一边和克列谢夫吹牛,一边让董明月和薛宝琴自去寻索菲亚聊天。

    这两女早就看着索菲亚出奇了。

    金发碧眼,头发还是波浪形的。

    难得的是,中国语说的那么好!

    索菲亚见两人过来,冰冷的脸上也笑了起来。

    一来她一人也是无趣,二来,她也想多了解一下她的对手。

    她也确实了得,能与董明月说一阵拳脚功夫,厄罗斯的江湖……

    还能与薛宝琴谈一谈诗词歌赋,她的中国文学造诣极深。

    如此一来,帐内的气氛倒也有趣。

    一侧几个纨绔公子花花奇谈,大笑不止,说着说着,还会动动手脚,打闹一番。

    另一侧,则聊的温文尔雅,但也有绵里藏针。

    无论是董明月还是薛宝琴都不是蠢人,索菲亚想要套她们两的话,却也有难度。

    而另一座大帐内,硝烟气息浓郁到了极点,谈判彻底陷入了僵持。

    什么兄弟之邦,纯属扯淡。

    大秦不是大宋,厄罗斯也不是大辽,蛮荒之人,也不讲究这些,兄弟相残比大秦有过之无不及。

    至于岁币,更是扯淡。

    贾环李峥等人要是敢签下一个赔款供奉岁币的条约,也不用回京了,直接去厄罗斯找个毛妹过下半生吧。

    厄罗斯自然也不可能给大秦岁币。

    所以这一条也是废话。

    关键卡在了贝尔加湖,也就是北海上。

    索菲亚公主的底线其实已经退让了许多,她不再要求割让,只希望能够让厄罗斯方去北海上凭吊一番。

    这个要求,李峥自然不会答应。

    贾环给他的底线是,赎买西域的银子可以多些。

    讲道理,准格尔是厄罗斯不计生死,用三万多大军的性命堆出来的。

    能花点银子解决,无所谓。

    但是涉及到领土,尤其是北海,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大秦方如此坚决,谈判自然谈不下去了。

    谈判场上解决不了的问题,自然只能重回战场。

    当礼部侍郎李峥等朝廷命官满脸怒火的从大帐内走出时,贾环与克列谢夫也勾肩搭背的诉着下回相聚的约定……

    看到这一幕,李峥目光喷火,却又无奈。

    到了他这一步,又岂能不明白,这,本就是这个天下的法则。

    只不过,要脸的人不会做的这么明显……

    ……

    距离齐尔齐斯河畔百五十里,是丝绸古路上著名的一座古城,沧澜古城。

    行了一天的路,路过了数座城,夜色降临时分,宁泽辰、董千海一行人,最终在这座并不大的沧澜古城里落了脚。

    看着不足关内县城一半大的土城,白眉白发的天涯皱眉道:“董教主,你一路上走走停停,寻东摸西,到底想做什么?这座城这般小,却偏在古官道上,有那么多流人,万一被人瞧见我们去,如何是好?”

    天涯因为情敌之故,只称呼董千海为董教主,似在提醒别人,董千海这个白莲匪首的身份。

    董千海自然不会理会他这些,不过见白佳人也看向他,便解释道:“我需要办一件极紧要的事。”

    白佳人开口道:“一路上,你所查看的,是白莲密间的暗号,白莲教已亡,怎地还会有白莲密间?是了,那是白莲教主最心腹忠诚的力量……”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变了脸色。

    若董千海还有重振白莲教的心思,以他今日的武功,和白莲教曾经的底蕴,再加上大秦各处天灾,难民无数,顷刻间,便是一场黄巾之祸!

    董千海却摆摆手,笑道:“密间早就交给了明月,若非如此,贾家小子那狗屁青隼,连架子都搭不起来,如何能和黑冰台中车府斗?今日来此,是为了替贾家小子了一桩密事。他太过优柔寡断,养虎为患,早晚会成大祸!”

    天涯和白佳人倒无妨,可宁泽辰却皱起眉头,道:“董前辈,环哥儿若是知道,怕会不高兴吧?十三将对贾家,忠心耿耿。”

    董千海瞥了宁泽辰一眼,道:“我说的不是十三将,而是李先。宁小子,你爹,便是被他所诓。”

    宁泽辰闻言,眼中厉色一闪,却还是摇头道:“不可坏了环哥儿的大事。”

    董千海闻言,极满意的看了宁泽辰一眼,道:“宁家,果真皆信人,贾小子眼光不错。

    不过你放心,我董千海闯荡江湖数十年,若是连一点把握都没有,就鲁莽行事,岂能活到今日?

    白莲密间……青隼的人已经追逐跟踪了他们很久了,恰巧,逢李先召集他的心腹死忠,商议大事。

    此天赐良机,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宁泽辰闻言,缓缓点了点头……

    ……

    神京皇城,寿椿萱永殿。

    皇太后依旧昏迷不醒,嘴角紧抿的躺在凤榻上。

    公孙羽面色清冷,身着一身白裳,与皇太后施针。

    她在这座辉煌的宫殿里,过的一点都不开心。

    对这座宫城里的人,也一点都不讨喜。

    尤其是在有人暗示她,只需维持皇太后不死,不必救醒之后……

    她自然也听说过一些皇太后偏心幼子的事,但无论如何,她都以为,母子天伦,乃是天道。

    岂有不愿自己娘好的?

    她可以理解,皇太后“无意”摔倒,可却不能接受,一个谋母之人。

    当然,她也只是不喜,却不会鲁莽的说什么。

    进了皇宫后,除了必要的行礼请安答问外,她几乎从未开口说过什么,即使对与她作陪的赢杏儿。

    对于这一点,却出奇的让天家满意。

    皇后之内,多嘴之人,通常活的最短。

    而公孙羽的识趣,便赢得了天家的好感。

    许多话,甚至都不避讳她。

    董皇后仪态端庄,静静的站在凤榻边端详了许久,见公孙羽施针完毕,正在收针,趁着这个间隙,她对另一侧面色淡然的赢杏儿道:“明珠,前些年,皇上和本宫何等艰难?贵为人间至尊,莫说天下,就是这神京城,甚至这座皇宫,都无法掌控。

    朝不保夕,战战兢兢。

    宗室诸王,文武百官,无人将皇帝与本宫放在眼里。

    你那弟弟,更是仗着皇太后的偏宠,在宫中肆意妄为,见了本宫都敢视而不见。

    在那个时候,只有你,在帮着本宫,帮着皇帝。

    这些,皇帝都记着,本宫也记着……”

    听到这番叙旧之言,赢杏儿面色不变,心中只有冷笑。

    董皇后似乎看不出赢杏儿的心思,继续道:“你父王这么些年来,搅风搅雨,为了夺嫡争大位,收买八方人心,却将大秦的江山搞的风雨飘摇。

    对这一点,皇上深恶痛绝,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但是……

    皇帝看在你的面子上,绝不会这样做。”

    赢杏儿眼角微眯,眼帘却还是未抬起,一副恭敬聆听的姿态。

    不杀?

    圈禁到死,还不如一刀杀了。

    对于骄傲自负之人,被人当猪一样圈禁虐待,那是生不如死的体验。

    董皇后又道:“皇帝谕旨,明珠你的公主位分,等齐一等亲王位,年食双俸!”

    “虽因皇太后之故,不好与宁国侯明正大婚,但你二人子嗣,可入天家玉蝶,封一等轻车都尉世爵。”

    “江南贡锦金缎,每年二十匹。”

    “黑辽东珠,每年五十颗。”

    “南海珊瑚,每年十座。”

    董皇后一连说了许多,就连亲王都受用不到的赏赐,这些,本是天家御用。

    但是,却每年都封赏给赢杏儿。

    然而,这些赏赐,别说赢杏儿,就连收完针的公孙羽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因为连她都听明白,这些赏赐,是为了偿还当年赢杏儿给予他们的帮助。

    赏赐之后,便两清了。

    皇帝和皇后,再不欠赢杏儿什么人情。

    以后,便要公事公办了……

    这,便是天家!

    而对于这些,赢杏儿面色上没有丝毫波动,只是屈膝一福,受赏谢恩。

    ……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