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善恶隐因果 荣槐计得逞

作者:积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假。网  按照人的德行,人的品行分为三六九等,按照物价的高低,木料分为不同的层次。就拿荣槐和桑绅两位植被妖族的长老来说吧!同样是植被成精,品行不一,荣槐心肠恶毒,睚眦必报。桑绅呢?桑绅虽说也是妖精,但这位长老却是生性谨慎,不是那种喜欢招惹是非的人。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因为他们修成了人身,修炼成人走向大道的同时,他们本身也染上了人的恶习,人性都有自私的一面儿,换句话说,是智慧生命就有心眼儿,会耍心机。但任何事情都是有底线的,底线的高低是分人品行的标尺。

    咱们为什么说到人的品行问题呢?这就与桑绅这位长老有关,别看是妖精,但有了智慧,他也就有了人性的一面儿。桑绅这位长老,凭心而论,这位长老心底在妖怪中来说,性情还是比较平和的一位,不光是从他生性谨慎,怕招惹是非上说,只冲一点,武曲星君向他借宝,这位长老心中犹豫,怕武曲星君借助此宝害人,就这一点,就能看出这位长老的性情怎样?对于妖怪来讲,这位长老虽说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也绝不是大奸大恶。给他一个中肯的评价,这位长老,在妖怪中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可就他这样的性情,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呀!

    桑绅心中犹豫,生怕武曲星君借宝伤人,却见武曲星君把脸沉了下来,这颗心就是一突哇!武曲星君受天命下界执掌植被一族,那就是他的顶头上司,这宝物若是不借的话?只怕日后武曲星君会给他小鞋穿,没办法,桑绅心中不愿,也只能把宝物拿出来献上。

    桑绅生怕武曲星君当场翻脸,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怀把太阴招丧图拿了出来,武曲星君放眼打量,就见在桑绅长老的手上托着一个小巧的长条盒子,看得出来,桑绅长老对这盒儿中的物品甚是看中,因为这小盒子十分的精致,小盒子是用紫檀木做的,四角包着紫金,在六个面儿上还镶嵌着各色宝石,这些宝石上面雕刻着玄奥的符文,整个小盒子光华闪闪,看着就显得十分的华贵。

    桑绅长老拿出小盒儿之后,伸手把盒儿盖儿打开,武曲星君微微探身向里面观看,只见小盒儿里面绿莹莹的光华闪烁,桑绅长老把手伸进小盒儿,再把手拿出来的时候,在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卷画轴,看着这卷画轴,武曲星君又把眼睛瞟了一下那只小盒儿,看那小盒儿不过四寸长,一寸来厚,可拿出的这画轴却是能有三尺长,很明显呐!这小盒是一件儿大容量的宝物,不然的话,三尺宽的画轴又怎么装进不到四寸长,一寸厚的小盒子呢?

    桑绅长老拿出画轴之后,把小盒子放在一边儿的玉几上,然后伸手把这卷画轴打开,在画轴打开的瞬间,武曲星君只感觉在那一瞬间,正座洞府都被绿色的荧光笼罩了,武曲星君用一只手半搭凉棚向着桑绅长老打开的画卷看去,只见用绿的光华中,在桑绅长老的右手上拎着一张画卷,这张画卷三尺宽,长有五尺,在画卷上绘制着一颗大桑树,桑树上的枝叶繁密,上面更是点缀着如黑珍珠般的串串桑葚。而在那株桑树的地下,则是有六个上身**,下身穿着桑叶围裙的厉鬼,对着桑树跪拜。这六个厉鬼神情虔诚,虽说是画卷,但明显的能看到他们跪拜的动作,每当六名厉鬼叩拜九次之后,桑树就会一阵摇晃,由上面掉落六颗桑葚,这六名厉鬼就立刻上前,把桑葚塞进自己的嘴里。

    直等武曲星君看清楚了,点了点头之后,桑绅长老这才把画卷卷起来,然后又把画轴放进玉盒中,他双手托着玉盒来到武曲星君近前:“星君,这就是太阴招丧图了,星君若是用得着,只管拿去就是。”

    武曲星君嘴角微微勾起,伸手接过小玉盒:“桑长老放心,本尊只是暂借此宝,定不会损坏的,用完之后,原物奉还,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桑绅长老笑着点点头,脸上笑着,心里却是不住摇头,他若是信了,那才叫有鬼呢?

    武曲星君可不管桑绅长老怎么想?他手托小玉盒看了看,他依旧是面带笑容:“桑长老,你随暂借了此宝,但不知此宝怎么个用法啊?可有什么讲究?要知道,我所教训的那人可不是一般的凡人,在使用这件宝物的时候,可有什么其他辅助的准备呀?”

    桑绅听到这里,哪能不知道他想知道什么呀?现在宝物已经拿出去了,他还在乎这些使用方法吗?桑绅抱拳微微一礼:“星君,这太阴招丧图的使用方法也不难,若是一位凡人吗?又或者法力低微之辈,大可以不用什么辅助方法?只要知道对方的名讳,把他的名字写在一张黄表纸上,然后把符纸贴在画卷的桑树上就可以了,我保证,不出三天时间,被写上名讳的那人,就会三魂不保。可若是有一定法力,亦或者道行不浅的修道者,那就费些功夫了,先一点,就是些名讳符纸要有讲究,必须是桑叶制成的符纸才可以,在一个就是时间了,对方法力高的话?那就在每个月的第一个头七之日做法,要先在一属阴的地方搭一三尺高的土台,用柳木的树枝把太阴招丧图挑起来,方向要面向西方,然后再图的前面点上三盏狗油灯,在定更时分把有灯点亮,向着西方叩拜,然后再念动咒语,用混合了鸡冠血的香灰打向油灯,一边念咒,一边撒香灰,这样连续七天,对方的三魂也就被拘来了。”桑绅说着,就把具体的用法交予了武曲星君。

    武曲星君听了之后,微微皱眉:“这么麻烦呐?哎呀,好了好了,那就这样吧!本尊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桑长老若是没有什么事?那就请你跪安吧!本尊若是有什么想知道的话?再找你不迟。”这武曲星君也真够可以的,典型的有点用人朝前,不用人靠后,刚才聊的还挺热乎,等该知道的都明白了,这就开始撵人了。桑绅也不多说什么?在这里他感觉很不自在,既然对方已经送客,他也就赶紧起身告辞了。

    眼看着桑绅长老离去,武曲星君也不过嘴上客气一句,连身都没欠一下。等桑绅长老离开了洞府,那位荣槐就进来了,到了武曲星君近前微微一笑:“星君,如何?老六可愿意把太阴招丧图相借呀?”

    武曲星君看了一眼荣槐:“你说呢?他敢不献出此图吗?看看这是什么?”武曲星君说着拿出了小玉盒。

    武曲星君把小玉盒拿在手中看了看,随后转脸看向荣槐:“荣槐,这件宝物是你想我提及的,这件事情我也就交由你去办了。太阴招丧图就在这玉盒之内,至于用法?适才桑绅也都说的明白,你就找他所说的,今天是初四,待得初七的那天,你就开坛做法,目标也定了,就是那只窃天鼠了。”

    荣槐双手接过小玉盒:“是,荣槐遵命照办,星君您放心,贫道定会把此事办的妥妥当当的,七天之后,定要那窃天鼠的三魂被太阴招丧图勾来。”

    武曲星君一声冷笑:“哼哼哼,刘清云,你要了我儿的性命,把他打入畜道两百世,现在本尊奈何你不得,唯有先拿你心爱的弟子出口恶气。你的弟子真身为窃天鼠,也算是颇有根基,少了三魂也不会毙命,但自此以后,也只是一个活着的肉块儿了,这就是你斩杀我儿,得罪我的一点利息。”

    武曲星君这话说完,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荣槐,这件事情就全都交给你了,本尊还有事情要忙,就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不过此事,本尊依然会关注,现在算来,十天,十天之后,本尊会派一位心腹下界,看看你的进展,你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

    荣槐听了,神情顿时严肃了起来:“是,星君嘱咐的事情,我哪里敢怠慢?星君放心,此事定不会要您失望。”武曲星君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一切都要看他的行动,光是嘴把式可不行,十天后自有结果,与是武曲星君也不带逗留,带着自己儿子的尸身就走了。

    荣槐一直把武曲星君送出洞府,洞府外面还有好些个植被一族的长老在外面等着呢?先前荣槐说了,等他与武曲星君把私事谈完,这些长老再邀请武曲星君,可这时候武曲星君哪有心思在他们身上?拒绝了众位长老的邀请,满怀心事的上了云撵,在众仙娥和金甲力士的簇拥下回转了天界。

    看着武曲星君就这么离去了,那些个长老可就不愿意了,一个个涌上来指责荣槐,不是说好了吗?荣槐与星君谈完之后,就由他们招待,可这时候却又离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众位同族长老涌上来,荣槐满脸唏嘘,他满脸陪笑:“众位道友,众位道友别急,听我解释,大家听我解释。”他的话还真起到了作用,当时那些个长老就不说话了,看他有怎样的解释?

    荣槐看了看这些为长老,人头儿还真齐呢?植被一族的十五位长老,除了老六桑绅全都在这里。荣槐也知道桑绅为什么没在场,他微微一叹:“众位道友,这样吧!大家还是到我洞府中一坐,有什么事呢?我也不瞒着你们,这样总行了吧!”

    在荣槐的建议下,众位长老就跟着他进了洞府,到了里面,荣槐还真是没隐瞒,就把他与武曲星君说的事情讲了一遍,当然了,他所说的,无非是窦炫华的死,并没有提及其他事情,例如窦炫华是怎么死的?还有他们打算怎么暗算刘清云门徒的事情,这些事情他隐瞒下来了。

    荣槐说完之后:“众位道友,你们想一想,这样的事情,我能把你们也牵连进来吗?也正因为不是什么好事?我才瞒着你们把星君请下界的,哪知道星君来的阵仗这么大呀?还是惊动了各位。”

    众位长老听了,一个个面面相觑,心说:这还真不是什么好事?星君儿子被人斩杀了,这样的事情是没有上前儿的,有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的事情别说掺合了,连问都不应该问,于是这些位人老成精的长老,一个个开始各自找理由散去,看着散去的众位同族长老,荣槐嘴角含笑,打了这些个老东西,自己也该准备三天后起坛做法的事宜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