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五章:发配还是勉励?

作者:飘依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短短十数日,就有千余官员上奏,自行请罪,认为自己触及了《商法》。陆承启看都没看,堆叠在垂拱殿之中,让人记录下名字官职便是。

    这也是陆承启为何不处理蔡京的缘故。

    有时候拳头不一定要打出去才有力量的,握紧拳头的时候,威慑力会更大。因为所有人都摸不准,你会打向哪里。

    蔡京假公济私,暗中相帮自己米铺的事,早就传遍大顺了。人人都知道了,大顺皇帝陆承启这次不是跟你闹着玩,是因为长安城中的百姓,实在“忍无可忍”了——好吧,其实还是能忍的,只要不是灾荒年间,汉人老百姓都能继续忍下去。忍受巨额剥削,忍受奸商缺斤短两,忍受种种不公……只要还能有一口饱饭吃,生活还能继续下去。可又有谁看得明白,却揣着糊涂呢?

    陆承启先前已经有过先例了,太祖在太庙里面立下誓碑,命令子孙“为皇帝者,要优待前朝宗室之后裔,不加农田之赋,且不得滥杀士大夫与上书言事之人,否则天必讨灭之”,都能不当回事(其实也没有滥杀,只是宰了好些贪官而已)。你手中又没有武力,又犯了事,将你“咔嚓”了,那也不过是“替天行道”而已。

    这些官,不过赚了些亏心钱,就要被砍头,这买卖实在划不来啊!思来想去,还是赶紧上奏请求处罚好了。认罪态度好一点,起码不用丢了小命啊!洪祥十年编订的《大顺律》都写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难道皇帝信奉的《大顺律》会作假不成?

    只可惜他们都猜不到陆承启到底想要做什么,只能惶惶不可终日,生怕某一天醒过来,就被监察司请去喝茶了。

    一入监察司大狱便深似海,从此平步青云是镜花水月。

    正当这些心中有鬼的官员像丢了魂一样,每日浑浑噩噩的时候,陆承启却出现在了长安城中的天牢里面。

    “蔡京,有人来看你了!”

    一个狱卒,“铛啷铛啷”地鼓搞着锁链,好一会才打开,让陆承启进去了牢房之中。

    这天牢绝不像后世天、朝电视神剧那样,肮脏邋遢的那样,反而显得很是洁净……额,除了有一股尿骚味和屎臭味。毕竟不能放你出去撒尿拉屎,有股臭味也是正常。

    其实这天牢一般都是关押重要囚犯的所在,一般都是犯官。哪怕是犯了事,那先前也是官,优待一下也是正常。在大顺里面,士大夫连坐牢都有优待的。

    只见这牢房里面,不仅有一张床,有被褥,笔墨纸砚,甚至还有几本书可供阅读,甚至还有几日前的报纸,好让你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

    陆承启到来的时候,蔡京正在写字,头也不抬:“自我入狱以来,亲朋好友几近断绝,常言道‘贫在闹市无人知,富在深山有远亲’,今我全无巴结之处,有何人来探我?”

    陆承启也不动声色,慢慢地走到蔡京身后,看他写的是什么。

    不得不说,蔡京这厮贪心是贪心了点,但一手毛笔字写得确实工整得来又极为有特色,让人看了赏心悦目。陆承启知道,他现在临摹的是《金刚般若经》,心境倒也是平和。大顺的百姓,大抵都信神佛。但他们都非常功利,哪一个神佛对我有利,我就信哪一个,并没有真正固定的信仰。很多人做了和尚道士,也不过是为求一顿饱饭吃而已,并不是真心信佛信道的。

    这也难怪,孔子都说了,“子不语子怪力乱神。”要对鬼神要敬而远之,君子当正道在心。如果自己不以正念做主而去崇拜鬼神,那就要为鬼神所制。说白了,汉人其实信奉的是儒家,谁让儒家能给他带来官职和荣耀呢?

    “咳咳……”

    陆承启故意咳嗽了两声,淡淡地问道:“蔡元长(蔡京的字),你倒是挺平静的啊?”

    蔡京一愣,这声音他好似在哪里听过,却想不起来了。把毛笔放下,扭头一看,有点迷糊:“你是……”突然,一道记忆闪电般闯入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想起了人生中最得意的一日。那日在集英殿上,新科进士传胪唱名,他进士及第,正是踌躇满志,有幸得见天颜,已经牢牢把陆承启的样貌记在了心中。

    现如今陆承启蓄起了胡须,更具威严,蔡京也要仔细辨认一番,才敢确认:“陛下!”

    面对跪下的蔡京,陆承启冷笑一声:“你可知罪了?”

    蔡京痛哭流涕:“臣已知罪!”

    “说罢,你自己犯了什么罪?”陆承启觉得臭味有点重,不由地走向了狱门之前,淡淡地说道。

    蔡京俯首再拜,哽咽地说道:“臣不该过于贪祟,以次充好,坑蒙百姓……”

    “仅此而已?”

    陆承启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

    蔡京一愣,然后机警地说道:“请陛下明示!”

    “朕是痛心,为何你一个读书人,竟能做出这等下三滥的事!”陆承启蓦地提高声音,“古圣先贤的教导,你全都给吃掉了吗?亏你还是读圣贤书之人,朕深以你为耻!”

    蔡京脑壳上的冷汗迭出,吓得一动不动:“陛下,臣知罪,臣知罪……”

    “朕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想说别人都做了,自己不做吃亏么?”陆承启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蔡京,冷冷地说道。“君子和而不同,你的书是读到狗身上去了!”

    “臣万死不能谢罪……”蔡京这次是真心悔了,其实他的俸禄,早就够一家人衣食无忧,为什么自己这么贪心不足?哪怕是积聚钱银,想要打点上下,也没人敢收啊!

    陆承启的语气缓和下来:“朕不怪你们做声音,甚至还要鼓励大家一同经商。但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你这样假公济私,缺斤短两,以次充好,朕却是万万容忍不得的。”

    “臣有罪……”

    “行了行了,别假惺惺的,不就是想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吗?朕告诉你,朕不是屠夫,没有兴趣要你的狗头,且好好寄放在你的脑袋上!过几日,你就给朕去安南州,治理不好安南州,你一辈子别想回中原!要是达到朕的预期了,说不定朕一时心软,也就放你回来了。”陆承启说完这话后,转身出了天牢。

    蔡京大喜过望:“罪臣谢陛下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