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事有反常即为妖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春秋可谓是这世界上最了解朱厚照性情的人了,这番话说下来,还真是打消了朱厚照急于对顺义县进兵的心思。

    显然,朱厚照现在又有了更敢兴趣了事了,此事,又道:“朕以往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反而十分无趣了,现在细细思来,还是招抚有那么点儿意思,朕若是亲自到了顺义,结果会如何?”

    叶春秋正色道:“陛下千金之躯,万万不可啊。”

    事实上,朱厚照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了,此时,他笑着道:“有何不可,你作陪就可以了,朕许你在身边,一旦有事,也就有个策应,朕命你去做这个钦差,如此一来,你就可以掩护朕悄悄地去,事情就这么定了,如若不然,朕这就下旨发兵。”

    这家伙,竟是威胁自己来了,叶春秋不禁无语,沉吟一想,比起发兵,这的确算是好一点的选择,更何况,叶春秋看朱厚照这个架势,估计也再难以劝住了,便道:“一切陛下做主吧。”

    朱厚照顿时喜上眉梢,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道:“既如此,你速回去准备吧,明日就准备出发。”

    叶春秋便告辞而出,走到暖阁外头,发现刘瑾还在。

    此时,刘瑾笑嘻嘻地道:“镇国公这样早就走了?”

    叶春秋勾了勾手,将他叫到一边,低声道:“陛下打算与我同去顺义劝降乱民。”

    刘瑾一听,脸色陡然变了,刷的一下便苍白如纸,期期艾艾地道:“这……这……陛下这太胡闹了啊。”

    叶春秋看了他一眼,道:“陛下是金贵之体,怎么能冒险呢?可他是天子,要拦,是拦不住的。”

    刘瑾忍不住点头,道:“是啊,是啊,每次都拦不住,哎,这……这可怎么是好?”说白了,朱厚照的胡闹不是第一回了,可是每一次都吓得刘瑾不轻。

    此时,刘瑾不由看着叶春秋,心知叶春秋主意多,希望这一次叶春秋能给点好建议。

    叶春秋则是淡定地道:“既然不能堵,那就疏吧,到时,一切全听我安排即是。噢,刘公公,待会儿烦请你将厂卫所有关乎于顺义的奏报送到我的府上来。”

    刘瑾现在算是对叶春秋信服的,而且显然再应付朱厚照这件事上,叶春秋比他更胜一筹,叶春秋这点要求,他自然是点头应下。

    跟刘瑾说罢,叶春秋便动身出宫,回到叶家,张晋已是等得不耐烦了,一直在门房处焦灼地候着,见叶春秋回到,忙上前来。

    不等张晋开口,叶春秋却笑道:“陛下已经预备营救,噢,明日我去顺义一趟,放心,我在,陈兄就在。”

    张晋吐出了一口气,神情才没刚才那般紧绷,道:“你去,会不会也有危险?”

    叶春秋摇头道:“这些人挟持了四百多个举人,挑了顺义下手,必是有意为之的,张兄,这些人统统都是聪明人,你懂我的意思吗?现在看来,这些人都是有预谋的人,绝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们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这样的人,其实反而让我安心,若只是一群疯了的暴民,就没那么多犹豫了,那陈兄和那些举人,只怕就真正危险了。一群有预谋的人做出这些事,这就说明他们在谋划和动手,乃至于现在这个时候,都比任何人要冷静,跟聪明人打交道有一点好,就是不担心他们会随意暴起伤人。”

    叶春秋说的话显得云里雾里的,不了解真相的张晋,自然是一头雾水,可见叶春秋一脸沉着淡定,反而让他心安了不少。

    张晋叹了口气,才道:“春秋还是要多加小心,现在陈兄身陷险境,我也不想你有事。不多说了,我这去陈兄的府邸那儿走一走,就说陈兄过几日回,若是没有陈兄消息,只怕嫂子要生疑的。”

    叶春秋颌首,目送他离开,方才回到府里去,接着找来唐伯虎,等锦衣卫送来了一沓沓的奏报,叶春秋便和唐伯虎开始在无数的奏报之中寻找各种蛛丝马迹。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叶春秋深信,在这无数的奏报中,一定能看出一点端倪的,只是有一些东西,是被厂卫所忽视罢了。

    其实这可以理解的,毕竟厂卫大多数人是不善文墨的,即便是经历司,大多文化水平也有限得很。唐伯虎倒也罢了,春秋乃是待诏出身,最善于从无数官样文章中,发现出一些容易让人遗漏的细节。

    叶春秋将一份份的奏报看下去,这些奏报,倒也翔实,便连顺义县物价的涨跌,亦是详尽的有所记录。

    叶春秋一目十行,觉得没有用的信息,都丢到了一边,他正觉得不耐烦的时候,突然,有一份奏报却是吸引了叶春秋的注意。

    叶春秋看了看,不由地皱起了眉,接着对唐伯虎道:“将前几年顺义县的酒价奏报寻来给我看看。”

    唐伯虎愣了一下,便连忙从许多的奏报里搜出几件奏报,交叶春秋,叶春秋一面低头看着奏报,一面伸手道:“将笔拿来。”

    唐伯虎递了笔,叶春秋便在一旁的白纸里记录出一个又一个的数字,突的,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是什么商贾作乱了。”

    “嗯?”唐伯虎又是愣了一下,道:“公爷,这……里头可有什么玄妙吗?”

    终于找到了一些线索,叶春秋终于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对唐伯虎道:“你注意对比这些奏报,就以酒水为例,三年前,也是会试的时候,因为马上就要到春闱,再加上年关,所以酒价暴涨了足足七成,这是常例,每年到了年关,酒水和肉食都价格都会涨一些,因为市场供不应求,不过……”叶春秋又笑了笑,接着道:“何况春闱在即,有许多的读书人聚集,大家在客店,不免要喝酒,本地的货源不足,造成了紧缺,因而价格会暴涨,你注意看,凡是遇到了年关,酒价便会涨上三成,而若是遇到了会试,则至少暴涨七成。”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