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694 繁华

作者:宝姑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是,”他反驳得很快:“我这辈子非你不娶。”

    “……”

    他又笑了,“你是那么好骗。”

    “你……”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看我死前是听不到你认真说话了。”

    他便正色了些:“我觉得这个话题还是等你生完了聊比较好,因为有点长。”

    “你是想趁我生孩子这段时间想个合适的借口吧?”我说:“你不如干脆不要说了。”

    “不是,”他露出烦躁:“你有必要这样想我么?”

    “那你就现在告诉我。”我很生气:“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瞒着这件事,还整天去相亲约会,我没法不往那个方向上去想。如果真的是那样,也不必藏着掖着,抚养权肯定是我的。”

    他看着我的眼睛,却没有说话。

    虽然暂时不太痛了,但宫缩的感觉毕竟不好受,这令我毫无耐心,忍不住催促:“喂,你说句话呀!”

    “我觉得会说出来你会觉得我很幼稚。”他微微地皱眉,紧绷的脸上露出了别扭。

    “怕什么?你本来就是很幼稚的人。”

    他白了我一眼。

    “快说,我不想再催了,如果你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我就不准你进去陪产,生下来之后也不准你见儿子。”

    他一点都不怕:“那我就起诉你。”

    “那我就告你非法监禁。”我说。

    “去啊。”吵起架来他反而不再吞吞吐吐,“我进去了念念也得被调查,最后还是得你花钱把我弄出来。”

    我被气笑了,“你脸皮真厚。”

    他也笑了。

    气氛由此轻松起来。

    直到他慢慢敛起了笑容,“灵灵。”

    “嗯?”

    “既然你坚持想知道,那我说了也没事,我事先声明,我自己知道这很幼稚。”他的语气是少见的严肃认真但不冰冷,“你不准生气。”

    “那可以骂你吗?”

    “可以。”他说:“打也可以,但不要生气,我怕你难产。”

    “你快说吧,”我说:“再拖一会儿我真的要难产了。”

    他这才说:“我想等你先同意复婚以后再告诉你。”

    我没吭声,因为他这句话已经开始让我不快了。

    果然,接下来他说:“我知道这样想不对,但我希望你回来是只因为你还是那么爱我,而……”他犹犹豫豫的样子简直像个忸怩的小孩:“与任何理由都无关。”

    我说:“这个理由听起来真牵强。”

    他露出一脸无奈:“你宁可相信我是想骗你给我生孩子然后去再婚?”

    “对,”我说:“我觉得这样比较可信。”

    “还真看得起你自己,”他很不满,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想当生育机器你已经不够格了。”

    我说:“鬼扯,盛萌萌已经结婚生子了,你再另外去找个长得比我漂亮的!”

    他立刻就笑了,“脸皮真厚。”

    “我真的没办法相信你说的,”我说:“果然太幼稚了。”

    “但我就是这么想的,”他重新正色起来:“我上次这么说,你跟我发脾气,所以我本想等到你生完再说……你没那么爱我了,我不希望你因为别的理由回来。”

    我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是觉得,我必须选择重新接受那个糟糕的你才可以,你不觉得自己应该有义务变好来找我复合。”

    “你这么解读也可以。”他说:“或许这不对,但我做不到去告诉你,说我的病好了,我的脾气也好了,我的财富地位比以前更好……我做不到这么说,我不希望你看到这些。你回来后我当然会好好待你,但我不想把这些当成筹码。很多女人说她们爱我,她们爱得不是我,而是这些。我有非常糟糕的一面,我希望你从来没有因为那一面离开过我。”

    我说:“你这样解释我依然觉得很幼稚。”

    “我都说了很幼稚。”他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这种想法不仅幼稚,而且很自私。”

    “自私的不是这种想法,”我毫不留情地戳穿道:“你整个人都很自私。”

    他又沉默了,但眼睛依旧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说:“你到现在还不想跟我道歉吗?”

    他许久才张口:“我……”

    “算了,你先别说。”看他这架势就是不打算道歉了,我得感谢无痛分娩这项科技让我俩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还能聊聊这些,而且这种时候,繁音也没办法甩脸子,更不能发火,我也至多是动动嘴皮子,即便谈崩了也不能夺门而去:“我那天之所以骂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很可笑。你总是嘲讽我,笑我蠢,后来我不蠢了,你又怕了。说到底,你这个人根本就是个纸老虎,没有接受失控的胸襟。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再回到我爸爸那边了,最终无论如何选择都只有跟你复婚这一个可能,我只是想让你诚恳地道个歉,就算是演给我看也好,总算是对这件事有所交代。可你偏不肯,你就是要让我先低头服软,硬是跟我耗到现在。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难怪你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还是不吭声。

    其实我知道他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他事后又把我的病情告诉我爸爸,大概就是想弥补这件事,但我讨厌这样,我非得听到他低头认错才行。

    他笑了,道:“你说得没错,我害怕失控。但我不觉得你只能跟我复婚,以前你做什么我都算得到,但这几年不是了。你变了很多,确实已经完全不在我掌控中,你随时都能离开我,我没办法适应。”

    我瞪他:“所以你就摧毁。”

    “对,”他承认得非常干脆:“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

    “承认这个很丢脸,可是……”他的语气又开始纠结:“这些年你始终对我不冷不热,耍我的成分多于复合的诚意。每当我燃起希望,觉得你还爱我时,你总会浇一盆冷水给我。”

    我不想开口解释,因为麻药果然没什么用了,宫缩的频率变密集了,我已经开始有点疼,但这种疼就如同严重痛经,尚能忍受。

    我忍耐痛苦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因此他没有发现,自顾自地说:“不过刚刚看到你那么痛的样子,我突然明白是我太幼稚。本来可以没有这个孩子,我那么早就发现,可以不用让你受这份罪,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这种幼稚的心理。我知道你是个执拗的人,以前我就想过,正如你执拗地待在我身边,如果你决定离开我,必定就不会回来。之前一直都是我的错,我以为你只是在耍我,浪费我的时间,没有发现你其实是回到了我身边。”他握住了我的手,说:“对不起,灵灵。”

    他的话锋转得有点快,我没有适应:“啊?”

    他看向,眼睛居然有点红,“对不起,”这表情还满诚恳的,“我一直都知道,你的要求并不过分,我应该给你时间让你考虑,尊重你的想法。其实你早就回到了我身边,你只是想改变我们之间相处的模式,是我不自知。”

    他说完时,宫缩也暂时过去了,我得以开口:“你真这么想?”

    他没回答,而是焦急地问:“又开始疼了吗?”

    “你别管,”我说:“先回答我的话。”

    “我真这么想。”他难得如此正面地回答了一次我的话。

    我说:“难得你肯这么想。”

    他问:“是不是又在疼了?我去叫医生。”

    “没事,这会儿宫缩得很频繁了,可能就快开始生了。”我说:“比起上次,这次的麻药效果好像好一些了。”

    虽然我这么说,他还是皱着眉头,很紧张的样子。

    我不禁问:“你……”又开始了,这让我说话有些吃力,“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吧,生茵茵时你不是在场吗?”

    “那时你还年轻,茵茵又小,”他握紧了我的手,忧心忡忡地说:“现在你年纪大了,孩子又这么大。”

    我有些不满:“我没你说得这么老。”

    “总之我很担心。”他摸着我的额头,说:“很疼吧?你一直在出汗。”

    我忍不住笑,“你忽然这么温柔……”好疼,“我真不习惯。”

    “我去叫医生。”

    医生来了,居然说开到了七指,我暗搓搓地庆幸自己运气不错,结果最多十分钟后,剧痛便一波一波地袭来。最后的阵痛几乎没有间隔,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如同有一只大锤在疯狂地砸我的腰,想必古代的腰斩也不过如此。

    耳边有时能传来繁音的声音,有时还有医生的,后来痛感减轻了,我被架到了产床上。

    生孩子不怎么痛,只是因为孩子太大,生了好久好久,久到我差点都绝望了。

    随着一声啼哭,我松了一口气,瘫在了产床上,感觉身体被掏空。因为过度用力,眼前有点模糊,看着医生夹好脐带,然后把剪子递给了繁音,待他剪断后,把孩子放在了我的胸口上。

    刚出生的小婴儿丑丑的,身上覆着看上去脏兮兮的胎脂,头发还挺浓密。他被放时仍闭着眼睛,繁音伸手想去摸他的小额头,尚未触到,他已经张开了眼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