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在府城 第七百二十五章 金珠入宫生变化 时光绵长夜匆匆

作者:纸生云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中。

    冷光霜白,垂照舟上,轻似薄纱。

    神舟直上百里,中过夹峡,水流急湍,怪木回岩,风声飒飒。

    时而水音击石,声声刺骨,怨恨不休。

    陈岩坐在阁中,推开小窗,看着外面滚滚的怨湖之水,层层叠叠的波光向前,如细细密密的鳞片,有一种难言的毛骨悚然。

    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比起自己来的时候,返程中湖水中的怨气前所未有的强烈。

    像是冷水煮沸,汩汩水花,酝酿深沉。

    可是左看右看,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陈岩关上小窗,踱步回来,在云榻上坐下,天光从镂空装饰上透过,寸寸如雪,照在身上,晶莹一片。

    案上的青铜鼎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袅袅。

    还有杯中的茶水,如新雪初晴,透纸香光,郁郁香香。

    “不会是错觉。”

    陈岩的元神非同一般,有秋风未动蝉先觉的敏锐,他能够感应到冥冥之中的杀机,像是春蚕吐丝,细细缠来。

    “在怨湖中吗?”

    陈岩眸子深深,静而不慌,和去的时候,他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但真正和真魔的分身斗法,正面接触到那贯通时空的力量,却是一种提升。

    不张扬,不气馁,不慌张。

    内敛,刚硬,锋锐。

    拭去飞升后的各种不适应,从而厚重深沉,将天人交感中得到的洪荒界记忆画面融合。

    “咄。”

    陈岩屈指一弹,眉心中射出神光,上面托举有莹莹的光晕,除去宝炉外,还有其他的法宝,都是价值连城。

    在地绝洞中的半角君,纵然只是一具分身,但真魔的分身,要超乎元神真人之上,积累之雄厚,难以用言语描述。

    更何况,半角君坐镇地绝洞可不是闲着没事,他是借用地绝洞中的气机淬炼法宝,不知岁月的积累,非常恐怖。

    “珠子。”

    陈岩用手一引,光华之中最为璀璨的一枚宝珠落到掌中,里面光怪陆离,沧海桑田,已经隐隐有时空的力量在生成。

    “就是此宝。”

    陈岩剑眉一轩,半角君的化身能够施展出时空力量,很大程度上是借助此宝之威,要不然的话,他不可能斩杀元神真人轻而易举。

    再仔细看,宝珠莹莹,附有龙纹,绵绵长长的时光在流淌,过去,现在,未来,似有似无。

    更妙的是,血海之主的无上杀伐之宝横空而来,将宝珠中原本半角君的意念统统斩杀,现在的此宝是无主之物。

    陈岩用手握住宝珠,浑厚的法力打入其中,旋即耀眼的明光自里面折射出来,层层铺开,开始融入到大哉九真天玄宫中。

    轰隆隆,

    好一会,宝珠出现在雷池上空,如同冷月,力量向四面八方扩散,晕开涟漪。

    叮当,叮当,叮当,

    这一下子,天宫中多了一种难言的波动,像是时光变得缓慢,可以停下来,看看花儿,听听泉声,自由自在。

    “咿呀呀,”

    大胖娃娃感应到天宫的变化,扎着双手跑出来,奶声奶气地乱叫唤。

    “咿呀呀,”

    小东西蹦蹦跳跳,打滚玩闹,只觉得身上的药芝香气散发地要比以前慢的多。

    “暂时这样了。”

    陈岩和大哉九真天玄宫心神相通,自上而下,俯视法宝,虽然限于自己修为不够,时间太短,不能够彻底融合宝珠,但少许时空力量,依然不可思议。

    要知道,此宝珠自成世界,本质惊人,半角君得来之后,用分身坐镇地绝洞,引动无穷无尽的妖魔力量进行同化洗练,除去原本的烙印,马上就要大功告成,结果却给陈岩做了嫁衣。

    喜从天降,莫过如是。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蓦地天崩地裂般巨响传来。

    陈岩豁然起身,推开窗,抬头看去。

    只见外面潮头一线,从正东方来,迅如疾风闪电。

    少顷,倏尔扩展,阴绿森森,如同鬼火聚集,团团簇簇。

    再到近前,浪起千尺,人面狰狞,层层叠叠,像是莲开。

    最上面,节节盘踞,托举王座,一个童子在上面,个子不高,粉雕玉琢,手腕和脚腕上都戴着镯子,稍一动弹,就是叮叮当当的声音。

    原来这样的模样,好像胖娃娃般,非常可爱,可是任何一个人看到眼前的孩童,却是大惊失色。

    原因很简单,童子的眸子中灰白一片,其中的怨恨衍生变化。

    即使是有天穹烈日神舟上的禁止隔绝,但船上的乘客与之对视,依然是觉得心里不好受。

    “是天地之间的怨念化形?”

    陈岩神情一变,来者不善啊。

    轰隆隆,

    童子一出现,根本没有任何的废话,怨湖之中,腾波叠浪,滚滚向前,狠狠地拍打在神舟上,溅起万朵水花,里面是一个个的人面。

    人面呼啸,破裂,生灭,鬼哭狼嚎。

    “起。”

    真阳派的元神真人见此,立刻法力涌出,打入天穹烈日神舟中,层层叠叠的篆文自船帆上生出,然后交织衍生,凝成金钟,稳固四方。

    刺啦啦,

    金钟出现,篆文生灭,不停地有太阳真火升腾,将扑上来的人面烧成青烟。

    可是冤魂真的是太多,源源不断。

    而童子坐在莲花上,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看着。

    有它在,怨念如潮,不曾断绝。

    随着时间的推移,神舟上不少的神情变了。

    能够乘坐神舟的乘客,通常都不是第一次来往怨湖之上,以往出现过意外,但凭借天穹裂日神咒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防御能力,从来都是化险为夷。

    可是现在看着半空中接引下来的太阳真火越来越少,而湖中的怨念越来越强,他们开始知道,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

    “要糟糕。”

    “怎么办”

    “我们去找霍真人。”

    “对,要求他开放神舟的权限,我们大家齐心合力。”

    众人吵吵几声,有了决断,这个时候,要众志成城,抵挡外面的怨潮。

    哗啦啦,

    很快,众人就找到了霍真人,他是真阳派的元神真人,负责这一次的航行。

    不过对于众人的要求,这位面色刚毅的元神真人是断然拒绝!(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