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六百二十九章.群雄云集

作者:镔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出所料,这样的场所就是砸钱的场所,何况这幅郑板桥的画的确很好。因此在底价300万开拍,很快就飙升到了五百万,八百万,一千三百万……

    林逸也举了几次牌,分别是六百万和八百万,然后他就放弃了,主要是这帮竞价的人太也野了。

    林逸再次见证了不把钱当钱的场景。

    旁边秦钟碰了碰林逸的胳膊说:“看起来今天情势不妙啊,你那卷诗稿很难拍到手。”

    林逸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注视着拍卖会现场。

    万公子有些奇怪,就向秦钟询问。秦钟就对他说了林逸想要追回诗稿的事儿。

    万公子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般故事,忍不住笑了笑,对林逸说道:“这里可是鳄鱼潭,你那诗稿就是肥肉,想要拍到手,除非有奇迹出现。”

    万公子说这样的话倒不是在笑话林逸,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

    单单眼前这幅郑板桥的画作,最后就拍到了三千八百万,比底价300万足足翻了十倍还要多。

    无疑,这样的价码也让在座的众位大佬兴奋不已,就像是嗜血的野兽,嗅到了血腥味,开始热血沸腾起来。

    没办法,拍卖价格太低或者太少,根本提不起他们的兴趣,要知道,他们手头流过的全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投资。

    此时差不多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整个拍卖现场愈发的激烈。

    在几件艺术品花落他家之后,接下来拍卖的是明代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祝枝山的《贺寿图》。

    如果喜欢看书,或者喜欢看电影,就一定都知道明代的“江南四大才子”,分别是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以及周文宾。

    其中最有名的是唐伯虎,次之的就是祝枝山。在星爷的电影中,香港著名喜剧演员陈百祥曾经非常惟妙惟肖地饰演过这个角色,就是在柴房里被石榴姐拿鞭子s-m的那个角色。

    事实上,在历史上这位祝枝山也是很有名的,被称为“祝大胡子”,其一生之中以书法见长,也成就最高,其书法与唐伯虎的画合称“祝书唐画“。

    也就是说,祝枝山最拿手的就是书法,而不是绘画,可是现在拍卖的这幅《贺寿图》就不一样了,因为这幅画是祝枝山画给老岳父李应祯的珍品画卷。

    话说这祝枝山出生在文化气氛很浓的苏州,他的书学生涯是在前辈的言传身教下开始的。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外祖父徐有贞和岳父李应祯两人。尤其在跟从岳父学书的十几年中,李应祯对于祝枝山在书法的发展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据祝枝山的记载,李应祯在晚年告诉他,说自己学习书法四十年才开始有所得,并向祝枝山论述了书法上的很多道理。他留下的尺牍,秀丽而又有气度,行笔自然大方,横向取势的撇、捺、横都很生动有致。字的大小,粗细变化自然。他这种富于抒情性的行草书对祝枝山有很深的影响。

    祝枝山自己谈幼年时学习书法,说前辈不让他学习近代人的字,看到的都是晋唐人的字帖。所指的应该是楷书的学习。应该说祝枝山幼年在两位前辈的指导下,打下了很好的底子,为日后的发展作了铺垫。同时两人的书风的优点也传给了祝枝山。性功须并重超然出神采祝枝山的书艺思想以“神采“为最终归宿。而要达到这个目标,他认为必须“性“、“功“并重。

    “性“是指人的精神,“功“是指书法创作的能力和功夫。他认为只有功力而无精神境界,神采就没有,而有了高尚的精神境界,如果没有表达的功夫,那么神采就不能实在地显露。两者不可缺一,必须兼备。他就是这样辩证地揭示了这一艺术创作的规律。

    而眼前的这幅《贺寿图》,名为贺寿图---上面花了寿星佬,梅花鹿,以及童子,但在整幅画周围却写满了流畅精湛的草书和行书,也就是说整幅画实际上被这些美妙的字包围着了,与其说是一幅单纯的画,不如用书与画来形容更为恰当。

    在这样的场合,很多人都是大行家,对于这幅作品的奥妙之处一眼就看出来了。

    名为《贺寿图》,实际上就是祝枝山的一幅书法和绘画作品。尤其祝枝山非常巧妙地将两者平衡在同一幅作品中,使得书法和绘画浑然一体,书法没有喧宾夺主的味道,而绘画也给了书法雨露均占的份额,可以说,这是一幅难得将书法和绘画融为一体的佳作。

    除了在艺术价值上来看,这幅画充满了灵性,在寓意上还有很好的兆头,毕竟是贺寿用的,拍下来以后就算送人也是很不错的礼物。

    上流社会的人情关系是很重要的,不像民间随份子什么的,都很简单。只要掏钱就一切ok;在上流社会所谓的“随份子”,送礼等等,也是一门艺术,一种讲究。随礼随钱多俗啊,于是送人艺术品这种高雅的行为就应运而生。某某大佬过大寿了,就送上一幅明代祝枝山的珍本画卷《贺寿图》,这说出去多长脸,多有品味。

    因此,当这幅《贺寿图》已经开拍,比其它的藏品更加的受宠,很快就从底价300万,飙升到了1800万,2600万,知道3900万,这才戛然而止。

    看到这样的情景,林逸只觉得现场这些人全都疯了,他们竞拍东西的规则和原则,跟普通拍卖场上根本不一样。

    对于这些有钱人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底线不底线的,他们有钱就任性,只要觉得哪件拍品对自己有帮助,或者说自己对哪件拍品有感觉,那就直接拍下来---钱,根本就不是问题!

    林逸呼吸有些沉重了,在这样的场合,耳濡目染这么多“土豪”般的存在,让他多少有些愕然。

    在林逸的对面处,苏雪时不时地留意着前面林逸的举动,对于她来说,对于现场的拍卖心不在焉,她的心情很糟糕,从看见林逸的那一刻开始。

    没错,她曾经喜欢过林逸,不,准确地说现在还很是喜欢林逸。尤其当林逸成为亿万富豪,成为名人之后,苏雪觉得他已经能够配得上自己了,可这时候的林逸却已经名草有主,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苏雪很是懊悔,恨自己当初有眼无珠,没有看出他是个潜力股。

    不过她并没有气馁,也没有放弃,甚至主动追求林逸,但遭到了林逸的拒绝。

    对于这样拒绝自己的男人,苏雪第一感觉到了什么叫挫败。

    其实,男人有征服欲,女人也一样有。

    苏雪就是这样的女人,林逸对她的拒绝,让她更加想要征服这个男人。

    可惜,结局依旧是失败。

    渐渐地,苏雪开始放弃了,第一次她认识到自己竟然也有征服不了的高山。她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怀疑自己是不是依旧那么优秀。

    她急需一次成功来挽回自己的尊严。

    所以她借助自己在省电视台给叶大少做采访的机会,施展手腕,搭上了这个强大男人的船。

    原本,这次叶大少答应带她来这种难得一见的上流社会,苏雪心中是很高兴的。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场合,见识那些只有在电视上,在杂志上传说的贵族们。但她满心欢喜,却被林逸的出现当场击碎了。

    打死她也没想到,这样高级的场合,林逸竟然也在!

    虽然林逸对她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可是苏雪却不由自主地觉得看到了林逸对她的“轻蔑”。

    傍大款的女人,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苏雪内心深处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所以她变得有些忧郁了,有些心神恍惚了,即使在叶大少身边,她也感觉总有一双轻蔑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林逸哪里知道苏雪会这么“自作多情”地幻想出那么多丰富的内容,知道的话,一定会冤枉死。

    对于林逸来说,此时他最关心的就是即将上拍的那卷《王铎赠汤若望诗稿》,其它的一概不理。

    ……

    林逸的不予理会,却让苏雪再次感到了被蔑视,所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拒绝自己的男人面前露脸一次。

    很快,机会来了。

    台上,那位港台腔司仪开始宣布,接下来拍卖的就是明末清初大书法家,号称“神笔”王铎的真迹诗稿《赠汤若望诗稿手卷》。

    然后详细地介绍了这卷诗稿的珍贵之处,是王铎作为“二臣子”从明朝投降清朝之后,生活困顿,无奈之下只好写诗示好当时的清朝宠臣汤若望。希望借助这位洋宠臣的帮助,能够在生活上面得到一些改善。

    因此可以说这卷诗稿实际上是王铎从明入清之后的一段生活困苦的历程。也反应了当时明代士大夫投降清廷之后的窘迫困境。因此,从史学角度来看,这卷诗稿的意义非同一般。

    苏雪知道这诗稿是林逸以前被迫拍卖掉的,按照林逸的性格,定会拍回来,所以她对着叶大少嫣然一笑,然后指了指那诗稿说道:“这卷诗稿字迹龙飞凤舞,看起来不同寻常。”

    叶大少笑了笑,说:“好眼力,这可是很不错的草书诗稿---你知道具体内容么?”最后一句话却是考校。

    不料苏雪沉吟了一下,就把整卷诗稿的大半部背诵出来,对照那草书诗稿,竟然一字不差。

    叶大少惊讶了。

    原本他愿意接纳苏雪,也因为苏雪长得漂亮,可万万没想到,这竟然不单单是一个花瓶,竟然还这么般有学识。

    “我倒是忘了,你是电视台的导演来着,本身就很有学问,当然不是那些嫩模网红能够比拟的。”叶大少称赞道。

    这话要是放在平时,苏雪一定会认为伤了自尊心,可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地点,反倒成了一种难得的夸奖。

    “主要是神笔王铎的书法太有名了,虽然我是一介女流,却也知道很多关于他的故事。”接下来,苏雪就把自己知道的关于王铎和他书法的轶事说给叶大少听。

    这些故事都是以前苏雪为了接触林逸,而专门搜集的一些专业知识,以及一些书法趣闻,此时说出来在不知道她底细的情况下,叶大少愈发觉得她不一般。

    啪啪啪!

    掌声响起。

    不过鼓掌的却不是苏雪身边的叶大少,而是另外一人。

    叶大少看见那人,不禁笑道:“怎么着,楚老板什么时候过来的?”

    再看那人,竟然是和林逸有过过节的天娱传媒公司的老总楚江南。

    在叶大少面前楚江南可不敢托大,毕竟这里藏龙卧虎,而这叶大少又是有名的心胸狭窄,楚江南虽然没打算故意交好他,却也不能随随便便得罪他,于是就道:“刚来就听到这位小姐的高论,忍不住鼓掌喝彩。”

    听楚江南这么说,叶大少觉得很有面子,毕竟苏雪可是他带来的。别人夸自己身边女人,自己脸上也有光。

    “怎么着,难道楚老板对这卷诗稿也感兴趣?”叶大少试探着问道。

    楚江南笑了笑,说道:“本来是没有的,不过听这位小姐说得这么精彩,难免心痒痒。”说完忍不住看了一眼那即将开拍的诗稿---

    他这不看还好,一看,恰好看到了对面的林逸。

    “咦,这小子怎么也在这里?哦对了,他和秦钟可是朋友来着!”楚江南皱着眉头看着林逸,似乎很不高兴。

    叶大少是什么人,立马笑道:“怎么,有认识的人?”说完看了林逸一眼,回头道:“是那个叫林逸的吗?”

    “你怎么知道?”楚江南有些惊讶。

    叶大少就笑着说:“我对他印象深刻---万公子好像跟他走得很近。”

    “怎么可能?”楚江南眉头一皱。林逸的底细他可是很清楚的,为了给自己儿子报仇,他几乎把林逸的老底摸得一清二楚。因此林逸和万建豪在拍卖会上交手的私人恩怨,他也是一清二楚---在他看来,万公子绝没理由和林逸交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