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闹市名道 第七十章 尸头

作者:虫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宋家庄在很久以前,也曾是个人烟兴旺的庄子,诗书传家,家宅富裕,尤其是出了一代文豪宋公明先生,享誉海外,更是旺盛到了极处,不过盛极而衰,自打他老人家去世之后,名气也就渐渐降了下来。

    后来不知出了什么缘故,居然被一窝子山匪给惦记上,趁着一个月黑风高夜,连人带庄,一齐屠了个干净,腥气能飘到十里开外。

    但这只能说是飞来横祸,诡异的事还在后面,等官府调查之后,却是发现,那窝子山匪,同样是死在了此处,而且浑身上下,无半点伤痕,这才是最出人意料的地方。

    “小生在宋世碑上看见过一首小诗,渔樵耕读养基业,抄家灭族可奈何。甲子六九一声乱,刀头往来尽遭戮,而这甲子年六月九日,正是这宋家庄被屠之夜,可不怪哉?”

    “没想宋公明先生晚年参卦悟象,竟能预见生后事,真是儒气在身,念头通达,不愧为宿世大儒,”那教书人说到一半,又忍不住摇头晃脑,拽起了文来。

    二小互视一眼,均是满脸惊讶,郭老四忍不住问:“那这个姓宋的知不知道,他家为什么会被灭族?”

    “这个嘛,小生也不清楚,只不过在翻看宋庄前人遗书的时候,偶然间翻到这一张图纸,似乎跟这有些关系,”

    教书人挠了挠脑袋,从袖口摸出了一张帛纸,打开一看,却是一张大图,图中水榭竹林、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甚至还有附近的山岭树木,似乎是以宋家庄为中心的方圆三十里地形图。

    不过在这图中,却有一道道血线勾勒其中,密布交织,连通了几乎大多数的建筑,构成了一张复杂的阵图来。

    “咦?这阵势颠阴反阳,吞山林生气,不是什么良善阵势啊,”以郭老四的眼光,也就只能看到这种程度,又道:“小六,你看呢?”

    道家五术,山、医、命、卜、算,这‘山’字一道,便是查阴测阳,勘探风水,李道士对于这方面,本身水平就不是很高,但靠着天枢子老头的《六甲之文》,也能撑一撑场面,但是这教学质量嘛,就完全不敢保证了。

    而在葫芦娃中,关于这一方面,水平最高的不是灵气型的小七,也不是刻苦型的老大,反倒是一直拖班级后腿的小六,对此颇有天赋,至少当李道士推演不出来,转而开始忽悠的时候,会被其发现。

    郭小六看了看阵图,原本畏缩的气质开始一点一滴的褪去,小脸紧皱,五指掐诀不断,还真是有几分气度。

    郭老四见状,便不再骚扰自家兄弟,反而是观察四周的环境来,发现这石室的背后,居然还开凿出了数人高的通道,隐有冷风吹来。

    “最左边的那一个通道,便是出庄之地,这也是碑文中暗语所记载的地方,两位小公子,你们等会儿就从这里出去吧,”那教书匠道。

    “其他的几个通道呢,”郭老四问。

    “这小生还真是不知道,按照记载来说,应该是只有一道才对,不过阿颜说了,叫我没事莫要乱跑,那里有让她有害怕的感觉。”

    阿颜又是谁?还没等老四继续发问,石室内忽然传来一声闷声痛呼,等二人赶过去的时刻,就见得小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鼻血流了一滩。

    “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有妖鬼闯进来了!”

    “不是,四哥,这阵图有些复杂,我又是第一次独自推演,法力不足,受了点反噬而已,”郭小六虽然气息有些虚弱,但是眼光相当明亮,语气喜悦道:“而且四哥,我推出来了,这的确不是什么好阵势,而是六阴绝户之阵!”

    六阴绝户,又被称之为断子绝孙阵,乃是透支子孙的福禄寿元,加持到这几代人的身上,所以才会有一代大儒宋公明的横空出世,奈何阵势一成,无法逆转,就连这位当世贤人也只得听之任之,眼见其发生。

    不过听说这宋大儒晚年偏好美色,养了好几房外室,在庄外开枝散叶,如今看来,未必不是曲线之策。

    “……这六阴绝户之阵,乃是将方圆十里的生气、活气、元气全部转为六淫之气,也就是风、寒、暑、湿、燥、火,再通通吸入人体,反阴转阳,逆生转死,所以庄中尸体会残存生前灵智,而宋家又是个读书的人家,这才会招聘教书先生,而且一旦绝户,此地便会化作六阴之地,尸、人、鬼、祟皆化,鬼神混淆。”

    “那要怎么破之?”

    “分其脉,理其络、断其根,当以阵破阵,”郭小六越说目光越明亮,道:“不过有一点,分阵眼可用金刀破祟之法解之,独独那主阵眼,必有尸头,那是整个大阵的根源,只要将其斩杀,再引外气入庄,必然能够分破六阴!”

    “就这么做!”

    “好,”郭小六下意识的回了句,然后又是一呆,苦道:“四哥,按照年月,这做镇阵尸头的妖邪,至少有三百多年的道行,这种大妖邪,我们是不是回去请师父出马,不然完全不是对手啊!”

    “哼,小六,那妖邪既然是做了阵眼,而且一做就做了数百年,必然是还未显出灵智,不然早溜了,所以这是我们除去对方最好的机会,什么事都找师父,那我们出来做什么?你怕就先回去!”

    被老四一激,这郭小六顿时也涨红了脸,“我才不怕呢,我也是青城派的弟子,青城派的弟子,什么时候怕过!!”

    “二位这般姿态,倒是让小生想到了一个友人,他也是极有胆略,干大事而不惜身,乃是妖魔鬼怪的克星,而且既然打定了主意,小生也是可以帮你们一帮的。”

    那教书先生将图纸翻开,上面是还没临摹完的字迹,一字一句的道:“那宋公明前辈其实还留了一句箴言神机运处鬼神通,但有神剑,一路斩妖邪!”

    …………

    滚滚江流东逝水,浩浩荡荡,一望无际,滚滚水精之气升腾,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将整个世界都裹在山林烟雨中,李道士站在河边,正在思索着一个严肃的问题。

    道爷是跳,还是不跳?

    良久,李道士才长叹一声,放弃了这个失恋男女的自杀选项之一,这年头,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道士在解决了菌人,与雹神分别,将谷中鬼放生之后,一路马不停蹄,终于赶到了长江的出水口,本想下水探一探这广成宝藏,但是犹豫了半天,到底是没敢跳下去,不是他不会潜水,而是这江水太古怪了。

    只见江波浑浊,不知有多少沙尘堆积其中,随着浪头翻滚,说是江流,更像沙流,除此之外,时不时的还卷出一道血色,刺人眼目,而且道士的身体,在时时刻刻的提醒他,危险,里面非常危险!

    他想不明白,根据那得自骨妪的部分阵图所示,这宝藏的开启时间明明是在冬季,为什么现在就有天地异变产生。

    他扫了一眼四周,江流两岸数十里的地界儿,树折草翻,水洼成片,有的甚至有数丈之深,这还是江水退潮之故,若是在其泛滥时赶至,说不定这里已成汪洋沼泽。

    “搞不明白啊搞不明白,咦?”李道士忽的轻咦一声,只见在这片浑浊的江流之中,却有数条双车船缓缓开来,这是条平底江船,就像是两条平地船拼接而成,宽头大身,船两侧及中间部位,都有船轮,在缓缓的转着,这种船船速不快,但十分的平稳,便于载物,或者说尸体!

    那船头上的水卒几乎眼一花间,就见船头上立有一道人影,大袖飘飘,衣衫在江风中滚滚作响,连腿上的鸳鸯花色足袋(袜子),都看的十分清楚,这可是包子脸美眉亲手所织,虽然很花,但它可是带有爱心的好吧。

    “见过仙长,”那水卒似乎见过这种场面,并没有多少惊讶,只是躬身道。

    “怎么回事?你这船上的尸体,”李道士皱眉道,只见在船中凹处,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四五具尸体,这倒也罢了,毕竟水灾之后,必有伤亡,但是令他惊讶的是,这几个尸体虽然衣衫腐烂,但是体表并没有发生水肿,甚至连尸气都无,面目栩栩如生。

    这无不说明,眼前的人物,并不是凡人,那都是有修行的,也只有这些人,死后尸体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

    “并仙长,奉上官之命,在江面上打捞尸体,集中火烧,以免灾后疫病加重,泛滥开来。”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道士能理解,只是为什么都是有修行的?

    “你们打捞多少天了?像是这种尸体,每一天能打捞出多少具?”

    “回大人的话,像是这种尸体,几乎每一天,都能有十来具来,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大半月了。”

    道士默算一下,大半月,十来具,这么说来,已经差不多有近两百之数了?有没有搞错,这种数目在凡人身上已经很夸张了,何况是在修士之中,而且他还说了什么,疫病?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