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七百二十六章 死战

作者:封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凉州道的一处荒山外,左无疆带着神道盟的一众的武者躲在那里,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一名神道盟的武者前来汇报英雄会他们的行踪。

    而他们身后的那荒山当中却是有一道人为开凿出来的裂缝,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其中传来。

    王钰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山腹内陵墓,他估计白无常来的话应该会对这里面的东西很感兴趣的。

    上古武道虽然略显呆板,但确实有很多人走出了不同的道路来。

    那时的武者思想简直可以说是天马行空,后人不敢想,没有走过的路却是都被他们给走了出来。

    最重要的是有些东西甚至都不能被称为武道了,还不如说是邪异秘术来的好。

    白无常昔日就挖出过一座上古小国的陵墓,那国王竟然用上万人来殉葬,以大阵封锁气血,想要把自己炼成不死不灭的僵尸,但结果却是弄出了一尊毫无灵智的怪物来。

    眼下这凉州道在上古时期属于西域三十六国的地域,那些西域小国也是会玩的很,他们的武道走的不是正道和也不是魔道,应该说是邪道来得比较合适,都是诡异的很,现在他们的这些陵墓建造的也是出了名的邪门。

    王钰在这里胡思乱想着,这时就听左无疆道:“他们来了!化神境之下的弟子全部进入到陵墓当中埋伏,我们等一会再进去。”

    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四面八方英雄会的武者蜂拥而来,气势无双,看向神道盟的这些武者好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就连蒋天放的神色都很轻松,他原本以为这次来帮英雄会的忙会对自己造成损伤,但谁承想这神道盟却是比想象当中的弱啊。

    要是早知道如此的话,他们便多带一些人来好了,省得现在弄的这么尴尬,还被其他人议论他们碧血青山堂小气。

    人群当中,任平生从其中走出来,默默的看着左无疆。

    其实按照英雄会看人的标准,左无疆此人并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甚至他也几乎没干过什么恶事。

    此人虽然是凉州道出身,但他幼年坎坷,一路勉强修炼到化神境之后便去中原给那些宗门世家当门客。

    当初左无疆选择的那几个宗门世家也都属于正道宗门,口碑也算是比较好,是绝对不会允许左无疆作恶的。

    后来左无疆失踪,等他再次出现在凉州道时便已经有了阳神境的修为,他虽然创立神道盟,但顶天就算是用神道盟的教义来蛊惑他人,却并没有像白莲教那样强行给教徒洗脑。

    虽然左无疆手下的那些人都是一直在凉州道厮混的武者,手中难免沾满了鲜血,但左无疆本人却是没有什么可批判的。

    甚至任平生还隐约有些赞同左无疆神道盟的某些理念。

    在任平生想来,只要把神道盟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给去掉,只保留人人平等,天下大同的理想,那江湖上肯定会少许多厮杀的。

    只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任平生连英雄会都无法影响,更别说是影响整个江湖了。

    看着任平生,左无疆问道:“任会主,如果我说我愿意将英雄会的会主令牌交出来,告诉你们莫声回的埋骨所在,你能放过我神道盟吗?”

    任平生摇摇头道:“抱歉,神道盟这次必须要灭,当然如果你肯主动解散神道盟,自废武功也可以,那样我也能少造一些杀戮。”

    英雄会是慈悲没错,甚至在遇到那些行事不是太过分的恶徒的时候,英雄会甚至都会留他们一条性命,不会将其赶尽杀绝。

    只不过人都是有底线的,英雄会也是如此。

    神道盟都敢对他们先祖的尸身动手了,那他们若是没有一点表示,岂不是让江湖上的人都以为他们英雄会好欺?

    所以这次神道盟必须要给英雄会一个交代才行,不是神道盟覆灭,便是左无疆自废武功解散神道盟。

    只不过让一名阳神境的武者自废武功显然不现实,左无疆是狂笑了两声道:“任会主,你是当世豪杰,在江湖上的声威肯定要比我这个无名之辈要强得多,你敢不敢跟我赌一局?”

    任平生淡淡道:“你要赌什么?”

    左无疆拿出英雄会的那块会主令牌道:“这山腹当中便是昔日莫声回的自葬之地,唯有两块会主令牌齐聚才能够打开。

    现在令牌在你我手中,咱们也别把它放在芥子袋里,直接贴身存放,败者不能逃走,胜者直接从对方的尸体上把令牌拿走,这一局,不知道任会主你敢不敢赌?”

    在场的人顿时一惊,这左无疆玩的倒是够大的,他竟然想要跟任平生来一场生死斗。

    要知道他们都已经是阳神境的存在,大家都是一个势力的执掌者,用得着玩的这么绝吗?

    他们仿佛看到了昔日弈剑门跟赶尸派的那一战在今天又要重新上演了,只不过规模没那么大而已。

    要知道当初赶尸派那一战两派可是有真武境的强者陨落,其中赶尸派甚至连自家最后的底牌,一具真武境强者炼制成的玄天金尸都动用了,结果一战被毁。

    眼下双方又是为了一具先人的尸骨要来一场生死斗,他们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这边任平生还没有答应,陈度便立刻开口拒绝道:“不可能!左无疆,你倒是打的好算盘,现在你们神道盟已经没有机会了,还赌什么?大家直接上,将这神道盟直接覆灭!”

    陈度这么着急阻拦这个赌局不是没有理由的。

    虽然眼下他们英雄会占据优势,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若是这中间出现了什么变故,任平生可以带着会主令牌直接逃遁,他就不信同阶当中有谁能够拦得住一心想逃的任平生。

    那样一来即使这一战败了也没有事情,反正这禁制需要两把钥匙一起开启,没了英雄会这把,左无疆也是一样只能看着,无法去动祖师的尸身。

    陈度办事求稳,只要有一丝的不确定性,他便不愿意去赌。

    但这时任平生却是道:“可以,这赌局我接了。”

    陈度在一旁大为着急,但任平生却是已经答应了下来,在场这么多人看着,任平生堂堂英雄会会主,阳神境的强者,他若是反悔的话那只能让整个江湖上的势力和武者看笑话。

    苏信看着一旁焦急的陈度摇了摇头,这位陈副会主倒是好意,只不过他却是忽略了任平生身为阳神境强者的尊严。

    面对一个实力不如自己,在江湖上名气也不如自己的武者发出的挑战,任平生若是避战的话,先不说外面的人会怎么想,就连任平生自己的都过不去自己这关。

    左无疆赞叹道:“果然不愧是英雄会会主,一蓑烟雨的任平生,这里不是交手的地方,下面的地方宽广,咱们今天便来死战一场,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话音落下,左无疆直接带着人进入那山腹当中。

    神道盟的弟子被左无疆被洗脑的不错,听到左无疆想要跟英雄会的人死战他们反倒是露出了一副兴奋的神色。

    而其他被左无疆拉来的那些凉州道本地的势力也是一咬牙,准备跟英雄会的人搏一把。

    出身在凉州道的武林势力跟中原的武林势力其中最大的差别就是他们的胆子大,敢于一搏。

    在凉州道生存,只要你的建立的势力稍微露出了一点疲软的姿态,保不齐其他的势力就会对你露出獠牙来。

    所以这些凉州道的武林势力倒是果决的很,不像是中原武林的那些武林势力,动手之前还要先试探一番,看看有没有解决的方式,最后才是真正的动手。

    现在英雄会的这帮人已经是打算赶尽杀绝了,除非是左无疆自废武功他们才有可能逃得一命,不过左无疆显然是不会这么做的,既然如此,那他们现在也就只能一搏了。

    “杀进去!”

    陈度无奈之下只得一声令下,大批英雄会的武者还有那些前来援手的武者一起冲入了那山腹当中。

    等到一进入其中任平生和陈度等人这才感觉到不对,心中暗骂那左无疆奸诈。

    之前在上面左无疆做出了一副豪迈死战的样子来,众人还道这神道盟的盟主做事还挺大气的,竟然敢破釜沉舟的去跟英雄会死战。

    但现在进入这山腹当中的陵墓他们才发现,这里面的地形可是对英雄会的人有些不利。

    当初修建这陵墓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座陵墓被他修建的四通八达,虽然面积很大,但通道却是无数,这样一来就显得通道极其的狭窄,仿佛是迷宫一般。

    这样一来英雄会这边的人便势必要分散开去寻找他们,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十几个人便足以将整个通道给挤满。

    但如果分散,英雄会在人数上的优势便彻底没了,神道盟的人完全可以凭借他们对于此地的了解将他们逐个击破。

    英雄会的实力强悍占据人和,但神道盟却是占据地利,这样一来谁胜谁负可不像在外界那般分明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