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 三元连珠 第61章 吾虽不争

作者:先飞看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庭珍和丘仲书的确是分不清楚道教的各个宗门。

    华夏独尊儒术,以往,道教原本就比较式微,而且其活动也主要集中在南方。中原一带,龙虎山的影响原本就极其微弱,湟河以北则几乎没有多少道门。

    再加上近几年来,全清派崛起,全清教义在北方发展极快。虽然期间遭遇到了几乎灭派的挫折,但是如今在蛮军的扶持下,死灰复燃,且发展更加的迅猛。

    而全清道人是不能娶妻的,也正因此,看到这位小白道人,他们才下意识的以为他也跟全清道人一样。

    此刻被小白道人这般一说,他们才一下子反应过来……对啊,好像南方的道士是可以娶妻生子的?

    不知怎的,赵庭珍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而丘仲书愈发的阴郁了。

    车队继续前行,接下来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一路上,原本还与青年道士说说笑笑的赵庭珍,一下子变得拘束了许多,而丘仲书的脸色则越来越难看。

    整个路程都变得闷了。

    当日晚边,他们进入了新金城。

    新金城,乃是吕州相对出名的一座大城,因为是被蛮军兵不血刃的夺下,是以还保存着大致上的完好,事后也并未遭到蛮军的屠城。不像吕城,城破之日,就被蛮军杀了近万人。

    七里锋的车队,住进了城东的一处宅院,这宅院的主人唤作赵沐,乃是赵庭珍的族伯,靠着七里锋的扶持,在新金城里做些生意,也算是七里锋在新金城的据点。

    眼看着端午将至,天气愈发的炎热了,许多人家,已经在门口挂上了艾叶等驱虫之物,街头巷尾的摊子上,也开始卖起了雄黄酒。

    那天夜里,宁江洗浴过后,因屋中较闷,于是便踏出了屋子,到外头散了散步,忽的听到另一边的院中传来刷刷刷的声音。他挥了挥拂尘,漫步而去,只见前方的屋檐下,挂着两盏灯笼。

    场地上,身穿箭袖白衣的赵庭珍娇躯一转,几支飞刀应声而出,夺夺夺夺,全都射中了远处的靶子。而其中颇为奇妙的是,这些飞刀,无一支是直线的,全都在空中划出近乎半圆的轨迹,玄妙难测。

    他踏步上前,笑道:“珍姑娘果然一手好飞刀!”

    见他来到,赵庭珍立在灯下,不好意思的拨了一下耳边的秀发,道:“让道长见笑了!”

    宁江却是略一沉吟,看着明明是从不同方向飞出,却插在了远处同一个靶上的飞刀,忽道:“珍姑娘的这套飞刀之术,应该不是令尊所教。不知珍姑娘,和江湖上颇有名望的‘算空哀思’秋水荐有什么关系?”

    “‘算空哀思’秋水荐?”赵庭珍睁大眼睛,“我的确是听过这位武林奇女子的名字,她可是在玄气大盛之前,就已经名震江湖的宗师级人物,但我却从来不曾见过她。”

    宁江讶道:“我虽也不曾见过她,却也多少能够认出,你这套飞刀之术,分明是‘算空哀思’所传,你怎么会不认得她?”

    赵庭珍略有所思的道:“这套飞刀之术,是我小的时候,偶然遇到的一个女人传授给我的。那个时候,我和一些小伙伴在林中游玩,看到一个奇怪的女人,独自坐在江边,低头沉思,黯然神伤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们在那玩了一整日,她竟也在那坐了一整日。其他孩子都说她是一个怪人,我却想着,她这般一直坐着,什么东西也不吃,如何能够受得了?于是就跑回家中,为她捎了一些吃的。后来的几天,她也一直都那般坐着,我也天天为她带吃的来,偶尔还会跟她说说话。直到有一天,她问我想不想学本事?我点了点头,她就教了我这套飞刀之术,再后来,我就不曾再见过她……”

    诧异的看着小白道人:“难道我遇到的,真的是‘算空哀思’秋水荐?后来,我虽然也曾多次查探她的来历,但却始终不曾见过她。我爹说,我学会的这套刀法,远远胜过他所能够教我的家传绝学,教我刀法的,必定是江湖上的奇人。但到底她是谁,我却始终不知。”

    宁江笑道:“贫道虽然不会武功,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听你这般说,教你飞刀之术的,多半是她了。”

    赵庭珍道:“可是,秋水荐在江湖上,不是有名的用琴高手么?不曾听说她用过飞刀?”

    宁江失笑道:“算空哀思秋水荐,九天并刀落红尘!既然号称‘九天并刀’,她怎的不会用刀?只不过,飞刀之术,是她还没有进阶宗师前的绝技,在踏入宗师级的那一刻,她已经得刀而忘刀。唔,秋水荐成为宗师,名震天下,正好是十年前,如果我没有猜错,你遇到她的时候,正是她离宗师级高手仅有一线的关键时期,她将她的九天并刀传给了你,当你学会了她的刀法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忘掉了她的飞刀。从此以后,她不再用刀,但是与此同时,她的飞刀却是无处不在。”

    继续道:“你查不出她的来历也很正常,只因为,在你遇到她之前,她不过就是一流高手,再加上她为人低调,在江湖上,知道的人自然不多。在玄气大盛之前,问你江南又或是其它各州有哪些一流高手,恐怕你也说不上来吧?而在她离去之后,她已经踏入了宗师级,哪怕她什么都不做,一名宗师级的高手,在那个时代,想不成名都难。只是她已经不再用飞刀,所以你知道的,自然只有那个用琴的‘算空哀思’。”

    赵庭珍抬头看着夜空,一阵向往:“居然是这个样子?得刀而忘刀,传完刀的那一刻踏入宗师……如此奇人奇事,真是玄之又玄。”

    宁江道:“虽然如今玄气大盛,许多人都能够拥有以往宗师级才能够达到的实力,但是那些在玄气大盛前,靠着自身的强大修为和惊人悟性突破的,终究还是非其他人可比。而随着玄气大盛和九阴真经的出现,最早踏入宗圣级的绝顶高手,也肯定是在这些人中。”

    赵庭珍看着她,流波光转:“道长,你明明没有见过秋水荐,却能够推断出这般玄妙的道理,以你的本事,如果习武的话,怕是不输于这世间任何一人,你为什么却只学医,不练武?”

    青年道者左手负后,用手拂尘上挥,架在臂上,笑道:“贫道乃是学道之人。老子有云:上善若水!水利下而不争,既然不争,学武何用?”

    赵庭珍道:“但是如今这世道,不同于以往,就算你不争,其他人也会来与你相争,到时却又如何是好?”

    青年道者抬头望天,悠然的道:“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吾虽不争,但天下莫能与吾争!”

    ……

    ***

    远处,昏暗的一角,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

    过了一会,一个女子恶毒的声音响起:“原本想要给他们一些教训,想不到却被那碍事的道士给破坏了。”

    紧接着便是一名男子的说话声:“那南方来的道士,竟然能够破掉我的血蛇?呵呵,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那女子道:“那道士虽然讨厌,要害他却也容易的很,听说他根本不会武功,就是带着两个小丫头,靠着还算不错的医术走江湖,想要杀他,不过就是杀鸡宰羊一般。哼,等我对付完赵庭珍那臭丫头,再去找他算账。”

    那男子道:“想要对付那丫头,对你来说还不简单?你既然设计让她在柳蔓郡主的宴前献技,这么短的时间,她能够有多少准备?等她做得不好,到时找个借口,说她看不清郡主,把她杀了,再将祸水引向七里锋就是。”

    那女子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那丫头在江湖上没怎么走动,实力算不上有多强,但她的飞刀之术,的确是有一手,如果只是单单用作表演,很难让人找借口。”

    “一个地方豪强家养的,能有什么了不起的技巧?记得你说过,就算是她爹,也是在玄气大盛后才踏入宗师的吧?”

    “她的飞刀绝学,根本不是家传,教她飞刀的女人颇为神秘。根据我事后的调查,在她年幼时教她飞刀的,有极大的可能就是秋水荐。听说秋水荐在踏入宗师前,用的就是飞刀,虽然在这十几年里,她从来没有再用过,但是仔细算算,她开始弃刀用琴的时候,差不多就是赵庭珍那丫头学会飞刀的时候。”

    “呵呵,就算那丫头的飞刀有一手,但以你的本事,要做点手脚让她出丑,算是什么难事?”

    “哈,这个也是!”

    其后,污言秽语继续传来。从窗外看去,隔着窗花,内头,那摇曳的烛光中,有女子的身影趴跪在地,前后摇动,身后男子站立,臂上双蟒乱舞……

    ***

    第二日一大早,赵庭珍便忙碌了起来。

    虽然是被逼着在柳蔓郡主宴中献艺,但事到如今,自然不能草草应付,该使用哪些道具,如何布置场景,都得请人帮忙设计。

    此外,就是找人帮着搭线,期间找关系,托人情,到了下午时,她终于见到了幽凰五娇之一的刁立香。

    刁立香的年龄,与应恺箫相差不是太多,在炎热的天气下,斜卧在一张玉床上,一名仆人在她的床头跪下,打开宝箱。只见她随手取出箱中的玉珠,细细把玩,又瞅了束手立在桌边的赵庭珍一眼,淡淡的道:“原来你是七里锋锋主的女儿?唔,我和七里锋,以往也没什么交情,哪里好无端收你父亲的礼物?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吧?”

    赵庭珍赶紧道:“夫人您‘玉袖含香’的大名,江湖上谁人不知?我七里锋众人,一向也极为仰望夫人的威仪,这一点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夫人笑纳。”

    刁立香摆了摆手:“不用再说,把它拿回去吧。来人啊,送客。”

    那仆人将宝箱盖回,捧回到赵庭珍身前。赵庭珍无法,只好收起宝箱,退了下去。

    等她一走,刁立香便道:“将莫管事叫来。”

    不一会儿,一名满肚肥肠的胖子,便来到了她的屋中。刁立香问道:“七里锋和我一向没什么瓜葛,好端端的,为什么给我送礼来了?”

    莫管事一听,就知道夫人对七里锋送来的金银珠宝还是颇为心动的,否则也不会把他叫来问话,于是道:“夫人有所不知,应恺箫那女人,虽然出身于七里锋,是七里锋三锋主的妹妹,但却和七里锋有仇。前些日子,七里锋三锋主的爱子无端染上重症,很可能就是应恺箫所害。后来,那孩子被赵庭珍请来的一名道士治好,应恺箫大概是含恨在心,借口让赵庭珍在郡主的宴中献艺,实际上恐怕是要借机害赵庭珍。七里锋找上夫人您,大概是希望借着您和郡主的关系,保住赵庭珍和七里锋。”

    “原来是这般?”刁立香犹豫了一下,“只是,如今神相和鹘后,想要一步步拔除湟河北部这些不安定的因素,虽说吟泽的那些湖匪首当其冲,但是七里锋这些人,以后恐怕也不会一直放着不管。七里锋的二锋主曹紫腾的事,你应该也听说过,曾经在暗中加入抗拒天兵的贼兵。后来贼兵溃败,他寡不敌众,被擒后,让人认了出来。原本是要问罪七里锋的,七里锋锋主赵归盘千里飞奔赶到,在狱中亲手砍断曹紫腾一臂,并自断一臂,立誓七里锋绝不背叛天兵,方才将曹紫腾救下。那个时候,管理吕州的还是豹王座下的虎将桑翰,桑翰这人也是个直性子,七里锋能够保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至于现在,主事的换成大帅,谁知道大帅下一步会不会对七里锋下手?”

    莫管事暗中早已收了赵庭珍金银,他笑道:“夫人,一事归一事。且不说七里锋现在哪里还敢反抗?就算他们真出了事,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这一次,他们找上夫人您,无非是想让夫人在这几天里,保住赵庭珍不被应恺箫借机害死。我看这一次,赵归盘为了保他女儿,也的确是花了大价钱,那一大箱的可都是好货啊。不过就是保她女儿几天,也不是什么大事,等郡主大宴结束,赵庭珍离开新金城,后面的事自然也就跟我们无关,夫人,以您和郡主的交情,无非就是帮衬几句,哪里算个事?”

    继续道:“况且,应恺箫跟她兄长兄妹反目的事,谁都知道,如今七里锋找上夫人这层关系。赚不赚这钱,其实也无所谓,只是传出去,知道的,说夫人只是看不上这点东西,不知道的,怕是还以为夫人您怕了应恺箫。”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