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游宦天南 第40章 炸山

作者:安化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尧佐看着沟对面,摇了摇头:“徐龙图,不是我说,这事情前些日子我听说,便就觉得你做得有失允当。一些升斗小民,鼠目寸光之辈,哪里知道好歹?你把窑口交给他们自己去管,他们会管出个什么样子?见利者忘义,开始没有钱财到手,还一切好说,等到后边这窑口赚了钱,必然会生出无数事端。我们在地方为官,以无事为上,你这样做,是凭白挑起事情来。等着吧,后边有孟州和河阴烦的事情呢。”

    说完,陈尧佐看了看一边的李参,连连摇头。

    徐平道:“财帛动人心,利在当前,人心确实就不像开始那么齐了。所以这些窑社之类都是官督民办,一切照规例来,不合规例的,全都解散就是。”

    陈尧佐笑道:“世上的事若都是这般容易,早就天下太平了。我话说在这里,这窑口办下去,要么就是州里县里有人做事不厌其烦,要么就是出第二个,那什么,童大郎。管事的公吏会不厌其烦?老夫为官几十年,还真没有见过。”

    徐平与李参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默默地向前行去。

    陈尧佐所说的对不对?自然是对的。徐平不同意的,只是那句在地方为官,以无事为上。总是消极避免事端,那还能做出什么功绩来?该平和的时候要平和,该多事的时候就要多事,必须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自己做事的原则。

    只是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千难万难了。

    这处窑社能够存在多少年?二十年三十年?也许只有三年五年。徐平本来就是要推动商品经济大潮的,这种与商品经济背道而驰的生产性互助合作组织自然只能存在一时。会社有会社存在的意义,比如特别小,比如利润微薄,但是一旦发展起来,利润丰厚,自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这是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组织会社,本就是针对商品经济大潮冲击的缓冲措施,非长久之计,只要能够起到该起的作用就行了。能够让会社消亡,说明商品经济已经成熟,也就达到了目的。让穷人和小生产者平安渡过这段过渡期,组织的会社就功德无量。

    离开鸿沟,到了一到山石嶙峋的地方,徐平道:“相公,就是这里了。你看这里的山石外露,那边离着河滩不远,采出的大石可以顺坡滑下去。”

    陈尧佐左右看看,点点头道:“好,就是这里!那什么火药,拿来我看!”

    徐平急忙一把陈尧佐:“火药有毁天灭地之能,还是小心,相公远远看着就好!”

    说完,示意跟在身后的鲁芳,准备好药炸山。

    鲁芳应诺,带了几个兵士,取了准备好的火药包出来,远远地让陈尧佐看。

    陈尧佐不由皱起眉头:“麻布包着,谁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徐平道:“相公,等回去我们拆开了看,现在着实不方便。这东西一沾火星,炸起来惊天动地,不是耍的,还是让他们安心做事。”

    一边说着,徐平一边拉着陈尧佐退到了附近的几块大石后边。

    鲁芳带着几个桥道厢军兵士,拿着大锤铁钎,到山石外露的一处峭壁边凿安放火药的地方。这里位于黄河岸边,常年风不断,潮气又大,石头风化得厉害,凿起来并不费心。

    徐平高声道:“鲁芳,今天只是看个意思,少放些火药,不要出了意外!”

    鲁芳远远应诺,吩咐手下兵士做事。

    陈尧佐不高兴地道:“既然出来看,就看个完全,少放火药有什么意思?”

    “相公安心看,到时若不满意,再重新来过就是。”

    徐平看看周围,离着放火药的地方不过百来步,还不是放心。如果一个不好,刚好有块石头飞过来,自己可就要闯大祸。叫了桥道厢军过来,在自己这些人站的地方前面坚起了一道高高的竹帘。这是他们常年带在身边的,不大一会就立了起来。

    这竹帘并不怎么坚固,是用来挡飞石的。石头打到上面,哪怕穿过来,也没有危害了。

    陈尧佐默默看着,眉头皱起越来越紧,心中暗怪徐平故弄玄虚。自己几十岁的人,什么事情没见过?还会被开石的样子吓住了!

    直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众人都已经等得不耐烦,鲁芳才跑过来禀报:“前边大石边的药眼都已经凿好,火药放进去了。依官人咐咐,只用了一小半的量!”

    徐平点头示意,问身边的陈尧佐:“相公,是否就开始炸石?”

    “开始,开始!再等下去,我可要站不住了!”

    徐平转身向鲁芳比了个手势,手猛地挥下:“开始点火!”

    鲁芳应诺,快步跑出去到前面空地上,怀里摸出一个哨子,猛地吹了一声。

    哨音极为尖利,把石后站着的陈尧佐和李参等人都吓了一跳,心突然紧张起来。

    吹完哨子,鲁芳四周看了一遍,见再无意外,才又掏出一枝小旗。嘴中含着的哨子猛地连吹三声,手中的小旗猛地挥下。

    前方的兵士得了命令,把手中的火种吹亮,点燃了导火索。

    得到点火兵士传来的讯号,鲁芳猛地连吹几声哨子,看周围再没有人暴露在外面,才快步跑到一块大石后面,把自己的身形遮蔽起来。

    陈尧佐被这尖利的哨意吹得神经紧绷,鲁芳一系列的动作更加大了紧张情绪。提心吊胆等了一会,只见百步外淡淡冒着黑烟,并没有什么动静,出了口气,对徐平道:“不过是一溜黑烟而已,怎么闹得如此吓人!”

    话音未落,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轰鸣声,漫天的烟雾伴着碎石尘土冲天而起。几乎是眨眼之间,前面挡着的竹帘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几个身披竹甲拉住竹帘的兵士几乎坚持不住。不但声音停歇,刺鼻的硝烟味就弥漫了整个山顶。

    竹帘后面,除了徐平之外,一干人都成了木头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