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炽热情人 第二百八十四章 黑暗医者

作者:相思洗红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刀会周会长在五十年前,也是风云人物,被京大开除后,赤手空拳,打下了一片偌大的基业。

    会长的庄园,在京大西北城郊,占地三十多亩,据说耗费了数亿的钱财,聘请了数十位建筑大师,才打造出这座拥有南方气质的古典园林。

    站在恢弘的大门前,看着上面挂着的匾额,用古朴的篆字写着‘周宅’两个大字,夏本纯撇了撇嘴角。

    “好威风,只可惜是一个地下势力的会长住在这里,感觉好讽刺!”

    “少说两句吧!”

    卫梵不希望夏本纯祸从口出。

    “你们待会儿千万要注意,不要乱说话,不要四处乱看,乱走,跟着我就好了!”

    六爷再一次交代,自从站在门前,让门房通报后,他的表情就低眉顺目起来,一派恭顺的姿态。

    没等多久,就有仆人把一行人引进了会客大厅。

    “吆,六哥,你也来了?”

    客厅中,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了,其中一个剃着光头的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打着招呼。

    “废话!”

    六爷仗着辈分高,毫不客气地堵了回去:“连你都敢坐在这里,我要是不来,岂不是被人笑话?”

    “来不来,你都将成为笑柄!”

    作为小刀会中的少壮派代表,拥有十三爷头衔的中年光头,霸气十足。

    “你说什么?”

    六爷的两个保镖怒了,立刻踏前一步,握住了刀柄,随时准备砍翻光头男。

    “哼!”

    光头男身后一个保镖冷哼,澎湃的灵压直接轰击而出,瞬间肆虐足足一百个平方米的会客厅。

    轰隆!

    空气都似乎沉降了。

    光头男注视着卫梵和夏本纯,眼睛微微一眯,随后又盯向了茶茶,看到他在保镖归元境的灵压下都没有任何不适,不由轻咦了一声。

    “退下!”

    六爷呵斥,心中咯噔一跳,他知道自己的保镖被耍了,光头男看似是个只知道暴力打压的肌肉~棒子,实际上脑袋相当好使,他这么干,其实不是针对六爷,而是找借口释放灵压,试探后面的卫梵三人。

    “遭了!”

    六爷胆颤心惊地回头,却发现别说卫梵和夏本纯屁事没有,就连那个小萝莉,也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有点意思!”

    十三爷身后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灭疫士,好奇地打量着茶茶,她这么小,肯定不可能修炼,提升境界,没有被灵压压制,那就说明她的体质很特殊,有机会,可以解剖研究一下。

    “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要才见面,就打打杀杀,坐下来,喝茶!”

    坐在右侧的一位老者,慢条斯理的喝茶,耷拉的眼皮,偶尔上翻,会溢出一抹慑人的精光。

    “三哥!”

    六爷哪怕再不爽,面子上的功夫还是做到了,毕竟这是在周会长家里,不能失礼。

    “六弟,我听说那个在地下世界很有名的无牌医生安图死了,以为你会死心,没想到又找到了两位青年才俊,真是恭喜呀!”

    三爷说话很慢,而且就像含着一口浓痰,吐出的声音,沙哑不清,让人的耳朵很不舒服。

    “运气!”

    六爷谦虚。

    “不知道这位少年是什么来历?可否请教一二?”

    三爷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带个眼睛的瘦高男人,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卫梵,这次来,不是为周会长的孙女治病么,怎么六爷会带一个少年来?

    灭疫士这种职业,自然是年纪越长,代表着经验越丰富,一个十六、七岁的男生,能有什么水准?

    “是呀,你不会是拿周会长开刷吧?”

    十三爷调侃,事实上,六爷不蠢,要不然也不会是会长之位的有利争夺者,他既然敢带卫梵来,肯定有什么依仗。

    “佛曰,不可说!”

    六爷故作神秘,端起茶杯,静心细品,其实心底,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准备放弃了。

    那个有山羊胡的灭疫士,一手灭疫术在上京的地下世界排名前五,每次出手,诊金不下一百万,据说找他的,都是高官显贵,专门治疗一些不能见人的疾病。

    旁边那个眼镜男,名气同样不小,而且出了名的怪癖,专门治疗疑难杂症,遇到心仪的疾病,甚至免费给看病,所以二十年积累下来,已经有了相当丰富的经验。

    “尼玛,不就是治疗一个淋毒疫体,用不用这么大阵仗?”

    六爷咒骂,欲哭无泪,他打听过了,虽说淋毒疫体有些顽固,但是斩除等级,也就是a+级。

    这个病,更麻烦的是因为私生活不检点,胡乱滚床单,才染上的,要不是为了保密,周会长早带着孙女去大医院治疗了。

    “哈哈!”

    十三爷摇了摇头,懒得搭理六爷,反正手底下见真章,他就不信山羊胡会不如一个毛头小子。

    没人在说话,会客厅的气氛安静了下来,直到周会长坐着轮椅,被女仆推出来。

    “不好意思,让诸位久等了!”

    周会长气色衰败,双眼无声,显然要被如何拿到‘太平绅士’的问题要烦死了。

    “会长!”

    一群人赶紧起身问安。

    “坐吧,都是一家人,不要见外!”

    会长已经九十岁了,精神大不如前,满头的白发,也掉了不少了,看上去风烛残年。

    “会长,这是我托人从南方带回来的,对延缓衰老,延年益寿,有神奇的功效!”

    十三爷还是沉不住气,寒暄还没开始,就先送上了重礼。

    “周哥,你知道的,我之前受伤,身体虚弱的厉害,不过多亏了王医生帮我调理,现在好多了,一周还能睡几个女人!”

    三爷哈哈大笑,完全是家常式的说辞,但是一句周哥,就把自己和会长的关系拉近了,而且这种调侃,也是男人乐道的话题,顺便也把眼镜医生推荐了出来。

    “我老了,不行了,你也要注意,小刀会还指望着你们几个撑门面呢!”

    周会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才不会因为这点事情乱了心。

    “老狐狸!”

    十三爷咒骂。

    “周哥!”

    六爷不甘示弱,可惜送礼的话,没人家十三爷的珍贵,拼治疗,他对卫梵也不是信心十足。

    “这几位就是地下世界蜚声在外的灭疫士吗?”

    因为精力不济,周会长没有客套,直入正题。

    山羊胡和眼镜男也知道这位老人是大人物,恭敬的行礼,介绍来历,毕竟这可是上京第一大势力,一旦卖个人情,以后在地下世界,不说横着走,至少没人敢招惹。

    “老六,这位小友呢?”

    周会长很满意,这种级别的灭疫士,很和他的心意,不过卫梵么,让他有点诧异。

    “这位是安图医生的高徒,京大今年入学考核的第一名,连破各种记录,在上京非常出名!”

    六爷介绍。

    “哈哈,六哥,咱们是来给文文治病的,不是给她挑男朋友好吗?”

    十三爷摇头,没说任何卫梵的不是,但是一句话,就把他的辈分和资历降到了冰点,试想一个和文文大的男生,有什么资本治疗?

    “挺英俊的一个男生!”

    周会长点头称赞,但是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愉,新人王是很厉害,在这个年纪,一定也强过在做的山羊胡和眼镜男,但是现在要斩除疫体,一个年轻人,肯定没他们经验丰富。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周会长觉得六爷肯定是想利用卫梵的英俊,来得到上位的机会。

    虽然很难堪,但是周会长明白,孙女那就是个放荡的女人,只要见到帅哥,就想和人家滚床单,像卫梵这种极品,孙女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

    “不,不,周哥,您别只看卫梵的脸,他的灭疫术,也相当精湛,他曾经在京大图书馆,救了一个学生!”

    六爷好歹也跟随了周会长这么多年,对方只露出一个细微表情,他就知道要坏菜,赶紧解释。

    “哦?”

    听着六爷描述卫梵的来历,尤其是当初和黑鸦死团结仇,周会长感兴趣了:“小子,有没有兴趣加入小刀会?”

    “抱歉,我是来看病的!”

    卫梵拒绝。

    “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十三爷满脸鄙视:“你知道是谁在邀请你吗?”

    这句话,语带双关,说卫梵不识抬举,小小年纪就敢给人做手术,也说他不尊重周会长,太目中无人。

    “嗯,不要吓着年轻人,换了我,也会考虑一下的,毕竟新人王,将来有可能成为十大英杰,那种荣耀,可比我这个会长出名多了!”

    周会长很宽容,他是见猎心喜,毕竟人才在哪里,都难得。

    “事不宜迟,咱们看病吧?”

    眼镜男等的烦躁。

    “好,咱们先辩证一下吧?”

    山羊胡三根手指抚摸着胡须,一脸胸有成竹的表情。

    “你要吓死我呀?”

    六爷松了一口气,给了卫梵一个恳求的眼神,想让他尽力配合:“你是不知道,周会长杀起人来,那可是很可怕的。”

    山羊胡和眼镜男开始争论,描述对淋毒疫体的认知以及斩除过程,都想把对方压下去。

    二十分钟后,周会长打断了他们。

    “不要吵,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会送上一份厚重的谢礼!”

    周会长很会做人。

    “谢谢会长!”

    两位灭疫士熄火。

    “话说,怎么不见咱们的京大新人王发表看法呀?”

    十三爷把炮口转向了卫梵,语气轻蔑,故意加重了‘新人王’三个字,满满的都是讽刺。

    “没看到病人,我怎么诊断?靠吹吗?”

    卫梵撇嘴。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