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379章 丁二苗的初恋(70)

作者:念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半年前,胡蝶梦还是一个鲜活的青春美少女。但是半年后,却变成了一个冰冷飘摇的鬼影。

    丁二苗在山上,朋友原本就不多,现在看见胡蝶梦的模样,自然心痛。

    当然,这种心痛和爱情无关,丁二苗也没有爱过胡蝶梦。甚至在去年的相处中,丁二苗还是有些忌惮胡蝶梦的。因为胡蝶梦太开放,说话的方式和山里的姑娘大相径庭。这样的粗放女汉子,不是丁二苗喜欢的类型。

    胡蝶梦在丁二苗的面前抽泣,说道:“二苗,我是被鬼害死的,我要你替我报仇!”

    “鬼?什么鬼害死了你?”丁二苗大怒,说道:“你说出来,我替你报仇!”

    这回,丁二苗是真的怒了,不用万人斩刺激,心里便升起了腾腾杀机。

    胡蝶梦叹了一口气,在袅袅的烟气里说道:

    “我也是太痴迷灵异事件了。上次要跟着你,调查灵异事件,可是你不答应,我就只好另找人选。一个月前,我在山城遇到了一个年轻人,自称是灵异调查协会的,要带着我去捉鬼。结果,我们在山上,遇见了鬼打墙。我死了,那个男孩子也死了……”

    “在什么地方遇到鬼打墙的?是哪一座山?”丁二苗问道。

    “山城南郊的鸡公山,一个不出名的小山。”胡蝶梦说道。

    “山城?”丁二苗微微沉吟。

    山城倒也不远,就在齐云山之外。但是师父临走之前说过,自己千万不可离开齐云山。

    说实话,离开齐云山,丁二苗也不怕。但是一旦出山,总要好几天才能回来,道观里没人主持,怎么办?

    胡蝶梦看着丁二苗,问道:“二苗,是不是有难处?如果有难处,也就算了,我自己命苦……”

    “不,没有难处。”丁二苗一挥手,说道:“我先用纸符,把你收起来。报仇的事,我们慢慢再想办法。你的魂魄很虚弱,首先巩固自己的魂魄,才是最重要的。”

    胡蝶梦感谢,道:“二苗,还是你对我最好……”

    “早知道你会死了,以前的时候,我就会对你更好一点了……”丁二苗叹息,取出纸符收了胡蝶梦,带回了自己的房间,用香火供起来。

    给胡蝶梦安排好了牌位,丁二苗对着胡蝶梦的牌位,连续打出固魂咒,帮着胡蝶梦提升修为。

    胡蝶梦还不懂的吸收这种外来的能量,只是觉得很舒服,在纸符里说道:“二苗你好神奇,刚才我觉得很冷,现在却感到暖洋洋的,真舒服。”

    “你别说话,集中精神,试着吸收这些暖洋洋的东西,融入自己的魂魄里。这样的话,对你有好处。”丁二苗说道。

    胡蝶梦嗯了一声,安静下来,试着接收这些能量。

    一直到天亮时分,丁二苗才停止念咒,带着胡蝶梦来到自己闭关的地窖里,将胡蝶梦的牌位放在地上,用五行旗子护在四周。这样的话,五行童子的阴气,会有助于胡蝶梦的修为。

    安排好胡蝶梦,丁二苗这才来到前殿,开了观门,按部就班地过日子。

    午后,丁二苗又给胡蝶梦念了许久固魂咒。

    胡蝶梦觉得自己精力充沛,在纸符里叫道:“二苗,我可以出来了吗?闷在里面好无聊啊。”

    “不行,不到天黑不能出来。”丁二苗不答应,转身而出。

    胡蝶梦凭着自己的力量,还无法冲出来,只好在纸符里呆着。

    丁二苗刚刚到前门,两个乡民刚好跨进齐云观的正殿。来人是一对中年夫妻,很厚道的山里人,衣着朴素。

    见到丁二苗,那夫妻俩立刻问道:“请问,你就是丁二苗道长吧?”

    丁二苗道长?丁二苗对这个称呼很满意,点头道:“我就是丁二苗,请问什么事?”

    混了这么久,才混成有名有姓的道长,不容易啊。而且来人没问三贫道长,直接问丁二苗道长,可见就是奔着自己来的。

    那对夫妻点头一笑,讪讪地说道:“哦哦……我儿媳妇……怀孕了,想叫丁道长去看看……”

    我勒个去,自己变成妇产科专家了吗?怎么又来一个孕妇要看病?

    “怀孕是好事啊,要我看什么?看胎位正不正?”丁二苗问道。

    “不是看胎位……儿媳妇就是肚子痛,但是医院里看不出毛病来。”那个大妈叹了一口气,说道:“昨天,丁道长在卫田庄看病,看出了捧心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都说你好本事。所以我们就像请你去看看,看我儿媳是不是也怀了捧心胎。”

    “捧心胎出现的概率很小,万中无一,哪有那么凑巧,你儿媳妇也是捧心胎?”丁二苗笑了笑,问道:“你儿媳怀孕多久了?”

    “大概……三个月吧。”大妈说道。

    丁二苗噗地一笑,说道:“三个月,孩子还没成形吧,怎么捧心?行了,要是你儿媳能走,你们就带她过来看一看。要是不能走,我明天去看看。”

    乡民夫妻俩千恩万谢,商量了一下,说道:“那就明天上午吧,我们带儿媳妇过来给你看看。”

    丁二苗点了点头。

    乡民夫妇告辞,带着希望回家去了。

    丁二苗继续自己的事,一边做功课,一边看守观门。

    到了晚上,丁二苗才把胡蝶梦放了出来,让她溜达溜达。

    胡蝶梦白天憋坏了,从牌位里飘出来,立刻得瑟起来,旋转身体,问道:“二苗,你看我和以前,有什么区别?”

    丁二苗苦笑,问道:“你看我和以前,有什么区别?”

    人眼看人,和鬼眼看人,也是不一样的。

    胡蝶梦认真地看着丁二苗,说道:“我现在看你,觉得你……很丑。”

    “很丑?我这么玉树临风赛潘安的,你说我很丑?”丁二苗哭笑不得。

    “是啊,以前做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看你,头上和两肩之上,都顶着一盏灯火,照得脸色通红面目狰狞,你说是不是很丑?”

    丁二苗苦笑,点头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你以前不觉得我丑,现在觉得我很丑,这就是你做人和做鬼的区别。你问我,你生前死后有什么区别,这就是区别了。人死了,即使魂魄还在,但是所见到的世界,已经完全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